关于浑蛋的文章 - 文章列表
混蛋·昏蛋·浑蛋

初夏的鲁镇,与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在咸亨酒店里,我遇到了孔乙己,他兴致勃勃地问卖酒的小伙计:“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你知道么”?眼里充满了期待的目光,脸上写满了有学问的神气。可这小伙计依旧不理他,还在琢磨着老板教他往酒里掺水的技术要领。孔乙己显得悻悻然:“将来当老板时会用到的”,小伙计愤愤地想:“去你七舅姥爷的吧,我他妈掺水还没学会呢,能他奶奶地当老板”?而孔乙己还仍然用指甲蘸了酒在柜台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