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断章的文章 - 文章列表
断章

这个小镇是极萧索的,像是一块陈旧的布,孤苦地被丢在一个角落许多年,偶尔翻起,一层层的尘土飞扬,阳光中散落着一种古老、悠远的味道,曾经的日子又见了天日,躺在阳光里,是一具具干枯的木乃伊。路边高大的白杨树已秋意阑珊,残留的几枚枯叶翻飞着不愿脱落。它们命硬,比其它叶子凋落的要晚,在生命将息之时还有着硬愣的志气和希望,让人有一种心酸的疼爱。这种季节是多愁善感的姑娘,而这里却是她的天堂。也有小孩子跑着闹...

阅读全文
断章

从缤纷逐渐走向凋零 荒芜的岁月只会 日渐呈现清晰 亲爱的所谓最爱 只有一个吧? 天涯海角就是 只有那么一个人 如果没有灵魂 你拿什么耳鬓厮磨? 若是没有永恒 又何必长相厮守? 你可以重复着初恋 却不能重复热情 你可以重复那些后悔 却重复不了最爱...

阅读全文
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卞之琳 那一年,我们都是十五岁,带着情窦初开的青涩,我遇见了你。也许是邂逅时的心有灵犀,你进入了我的世界。 也许是似曾相识的经历,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记得我们一起上学放学,形影不离。有一次,你问我,什么叫朝夕相伴,我告诉你,就是一同走过无数个暮暮与朝朝。 你始终在那里等我,也许是因为我们...

阅读全文
断章

是你,么? 我总会突兀的问上一句,以至于,成了习惯。 世界好宽。我剪下万丈的月光,披着回忆,将一切变为陌生。 伤心已久 、等待依旧。 夏花、我为你隐姓埋名。只为牵手重游。...

阅读全文
断章

如果这是最后的一页 在你离开之前 能否让我把故事重写最后一页》 忧伤的音乐下,终于将当年计划中《 洛雪手记》的第二部分《断章》完成了。忧伤的回忆,似乎却没有充斥着那本应忧伤的《断章》。 即使这是最后的一页,也是在你离开之后了,我并没有把当年已写了三分之二的故事重写。 依旧按照了当年的那条断的主线,将整件事回忆了一遍,只不过比现实完美了一点,可是,那...

阅读全文
断章

小时候我们习惯无话不说 长大后我们喜欢上了沉默 再然后我们丢弃了诚实 到最后我们迷失了自我 每次都在迷惘中徘徊 寻找一个新的起点 准备了十几年的远航 将梦想由期望变成了失望 我们都小的时候 你喜欢说笑 我们都老的时候 你喜欢听讲 岁月就是这样的不近人情 我们也习惯 错过了很久都不敢回想 时间是把杀猪的刀 我们在刀的折磨下痛不欲生 给了我太多思想的你们 却给我带来了...

阅读全文
断章

生命的发令枪以一声啼哭,作为起跑线的哨声吹响。 一分钟内的同时诞生 ,并不意味着有相同的人生。也许, 未来在这一刻已经注定。也许,未来在这一刻无法下最终的定论。...

阅读全文
断章

傻气也未必不是福气。人世愈久,愈有怀璧的勇气。浑俗和光,我不得不的下策。你亦然,你所坚持和付出的你未必懂得,可你有认同的胸襟,包容的气度。 我不如你,天生的乱臣,只配披发放逐,不知归途,却刻意预留了生前身后,只待缘定,必有千年的弦歌为我弹起,那时我纵尘寂,也该于九泉之下偷笑不止。不是美德,天生贪玩而已!你当喟然,训导:“女孩家,太要强不好——”我委屈:“只有一回,人世一场,下辈子忘川情...

阅读全文
断章

江畔就坐着这么一位老翁,持一根枯朽得快要断掉的竹竿,垂钓于这个被冰雪封得死死的世界。 一个江湖打扮的豪客,背负一把三尺长剑,也是一个人,只身行走在这个被冰雪封得死死的世界。 他要渡河,但在这冰天雪地里,找一条船倒是件难事。 他显然看见了老翁鹤老翁身边泊着的那一叶孤舟,于是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口中道:“船家,快开船来!” 老翁没动。 豪客觉得奇怪,走过去,大...

阅读全文
断章

从缤纷逐渐走向凋零 荒芜的岁月 只会 日渐呈现清晰 亲爱的 所谓最爱 只有一个吧? 天涯海角 就是 只有那么一个人 如果没有灵魂 你拿什么耳鬓厮磨? 若是 没有永恒 又何必长相厮守? 你可以重复着初恋 却不能重复热情 你可以重复那些后悔 却重复不了 最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