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安定的文章 - 文章列表
梦想几度徘徊,最好的状态就是安定

人世繁华,总有落寞的时候。人总是在疲倦的时候才会有来自于心灵世界的扣问。这或许叫做内省,也叫做不自量力,兴许是怀旧,感叹青春很长,无法聚焦的永恒却被无情判了刑。如梦变幻,时光从来都不曾交错,只是走过了、路过了、看过了、想过了,能够把追求和理想放置一边,纯属现实的种种诱惑不完全是生活的节奏,但却是生活的影子。 你为什么热爱你的工作,想一番事业,回答是因为我喜欢,这么一个简单的理由或许有些可笑,...

阅读全文
安定造就繁华

古老的地皮上生存着一群穷苦的公众。由于贫穷,他们不曾想过战争。但又由于贫穷,他们不能不卷入战争。 一个个枯瘦的面目面貌从此渗入出阴沉,一群仁慈的公众成了单纯冷酷的半兽人。他们是欧洲战场上最刁悍的士兵,是罗马教皇最忠诚的卫道士。 战到疯狂时,他们遗忘了自己的肢体正在被蚕食,他们的眼光寒冷而血腥。 冰凉的长剑穿过1颗冰凉的心,失去了温度的鲜血流过剑柄,滑落在手上。对方竟是和自己....

阅读全文
不求安定,只恋漂泊

不求安定,只恋漂泊。 想过这样的生活,去一个地方,停留,离开。 车站,码头,机场,是我认为最悲伤的地方。 如果当初,坚持了最初的梦想,现在的我们,又会是怎样。 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吧,你是对的,应该用穷山恶水来形容。在那样一个地方,当一群孩子的老师,条件艰苦,却踏实。杨梅成熟的时节,亲自挑选,洗净,控干,酿一坛酒。月余,酒色通透,香味浓郁。你说,...

阅读全文
四十岁以后才能安定

2011年第7期《读者》上有一篇文章《你想过40岁以后吗》,这个题目一下子就吸引了我,因为我无数次思考过40岁以后的生活,40岁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我是后知后觉之人,直到40岁以后才大彻大悟一样。我们家的女性都长寿,老太太和外婆都活到了88岁,母亲快80岁身体仍很健康,长寿可以遗传,假如我能活到80岁,将来还有40年的路程要走,我将如何度过未来一半的人生?我一直在心里对自己说,慢下来,静下来,...

阅读全文
家是安定

终于可以端坐在自己的电脑旁,看看好友们有什么新的动态,浏览最近的新闻,打开前一阵子没看完的《相爱十年》,亦或是,为我空白了半个多月的的博客码点文字,……最平常不过的事情,瞬间都变得如此惬意。真真切切的感慨:家是安定,还是家里好! 放假十来天了,漂泊的十来天,暑假来临前那段忙碌的日子里,一直计划着用来放松的十来天,有去除烦恼的暂时轻松,也有呼吸另样空气的新鲜体验,以及旅途中双双开阔的视野和心境...

阅读全文
安定医院实习报告

安定医院见习报告(一)一.小荷才露尖尖角2005年4月15日,天气晴,一个最好朋友的生日。一直以来很盼望可以去安定医院实习,因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一种经历。里面的人,他们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和我们的真的那么不一样吗?有没有铁丝高架?有没有弥漫着尖叫呢?他们的眼睛是否还清澈?好多好多的问题,就这样的在我脑子里面久久不可...

阅读全文
女孩和七百颗安定的故事

去会那个女孩之前,他总会揣上七颗神秘的安定。 他第一次见她,就知道她失眠得厉害。脸色苍白,神情疲惫,这是失眠的主要特征。所以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也许你需要安定。”他用了“也许”,是因为他见过很多娇揉造作的女孩,明知道自己有病还不肯承认。他不能判断她会不会是其中的一个。 她不假思索地说:“是的,我需要。”语气干脆得让他吃惊。她已经从他露出的双手知道他是个外科医生...

阅读全文
街道社区社会安定的调研报告

*年是街道不平凡的一年,因河西“奥体”中心和新城建设,沙洲街道面临整体拆迁、规划,拆迁任务繁重,规模空前,矛盾突出。非典疫情的防范控制,“三小车”集中整治兑换,双创(争创国家卫生城市、争创国家环保示范城市)等突发事件及重点工作给街道安定工作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为保证街道拆迁及其它重点工作的顺利开展,我们狠抓基础,强化防范,制订预案,及时钝化矛盾,切实维护社会安定。我们的主要做法: 一、提高认识...

阅读全文
也许你需要一片安定

他和她是很好的朋友,他在医院上班,她在***公司上班。 同学聚会时,她一个人拿着酒杯走上了楼顶。他注意到了跟了上去,他看见她一个人站在那享受着凉凉的风。好像很累的样子。他轻轻的走到了她的身边站了一会儿。 他说:“你看起来好累。” 她:“恩,这几天睡不好,老失眠。” 他:“也许---你需要一片安定。” 他走了。她...

阅读全文
危在旦夕日,望国早安定

兵荒马乱的日子里,百姓民不聊生,无以充饥。我带着深重的愤恨,脚步沉重的,走出我那矮小的茅屋。这日子,难熬啊!当一群毫无人性的禽兽闯入京城,到处烧杀掠抢,无恶不作时,天上的星辰不再耀眼了,地上的草儿不再翠绿了,连河水都干涸了。吃饭成了人们生活的大问题。婴孩们吃不够奶水,成天的哇哇大哭;儿童们目光呆滞,毫无生气;少年们则无心读书,一把破扇子在手中拼命扇动,嘴唇还是干裂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