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孙文涛的文章 - 文章列表
“北漂”诗人阿橹之死(孙文涛)

阿橹是谁?90年代初阿橹从肖红、肖军的故乡哈尔滨辞职来京打工”漂泊”,印象里从前他的诗发表也不多,在80年代中期东北算小有名气,接近“诗圈”的多知道他,但他创下真正的“知名度”是死法:杀人而后被判死刑,与著名诗人顾城比肩前后留下20世纪末诗人“混乱疑惑”中的“精神惶溃的迷团”…… 1997年早春二月天尚冷,我借住在北京南长街一位原吉林文学院诗友处,艰苦的小平房还烧地炉,后半夜炉火熄了被冻...

阅读全文
四川“莽汉派”诗人万夏(孙文涛)

四川“莽汉派”诗人万夏 孙文涛 80年代初,有一阵四川的诗坛掀起汹涌和躁动——此就是万夏开创的“莽汉”诗派诞生之时。“莽汉”也,不同于缩头龟脸,一把揪下旧世界的胡须也!万夏是这个诗派“表达人物”,其实我想,如果没有他,大概也不会有“莽汉”派。万夏是有气派的诗人,在我的印象里,20多岁时候的他可说是我所见过的诗人中形象很“像”李白(气质)者,俊逸、飘洒,豪爽,又喜欢喝白酒(似乎还有些嗜酒),...

阅读全文
海子(孙文涛)

“我要做远方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的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阅读全文
“春天还很遥远”(孙文涛)

“不,不要再等了—— 春天还很遥远……” (已逝的80年代初东北民间诗人邵揶的诗句) 我一直想谈谈,我生活的地域、生活的北方,准确说是“东北诗人们”的生活(谈到诗人——有许多分类法,我说的是自发成长的,像城市里冬天斜飞雪线一样,不知哪一天降落,及在哪个无人注意角落里默默融化入泥污),他们的生活,他们的诗,他们的青春和一生。因为,我也是,并永远是他们行列中一位无声同行者。 颓废派,我首先...

阅读全文
昔诗追影(孙文涛)

翻开旧诗篇,数了一下,发现它们绝大多数是我在80年代初年的长春写作的,尽管我——今日之漂泊的我,岁月中“尘满面”的我,——而非昨之我,不知为何,现在有时对这座远在北方之北的灰色城市是如此的伤怀、失望、厌倦、甚至可怕……(也许只说明我老了?!)世纪末时我回去,它似乎又“恢复”了二十世纪60、及70年代初特有的严寒、灰暗、缓慢和黯淡,不同的是增加了种急切的躁动、混乱,失意、甚至疯狂、徨惑…… …...

阅读全文
隔日漫话席慕蓉(孙文涛)

隔日漫话席慕蓉 点击1984年台湾青年诗人兼评论家渡也,曾针对席慕蓉的诗在台湾校园风行,有过一段评论,一时如一石击水,在台湾诗坛引起一小阵震惊。渡也的意见与众不同,因而有颇值注意处:他认为席慕容的诗之所以引起轰动,获青少年喜爱,是时代潮流的肤浅作怪,综述如下:(一)席诗产量繁多,且多为情诗,而情诗是最为容易了解、感受者;(二)传播工具的大力推介和鼓吹,现代手段造奇迹的不可小看;(三)语言平浅...

阅读全文
雾蒙蒙的早晨(孙文涛)

雾蒙蒙的早晨 甘河急匆匆地从峡谷中探头出来,缠绕着一段白色飘带似的雾气,在七月的清冷的、有露珠和微霜的早晨,向不知名的远方深谷里奔去,铃兰花还没有走到十月,野百合也正是开得灿然的时刻。 世界上有这样的生活,远远看去像一幅风景,甚至是一幅粗糙的城镇风景画,走进框子里却是真实万分,叫人哭泣或感怀,令人难堪又难分舍的生活。十余年沐风栉雨,加格达奇,一直屹于大兴安岭群山的南端前哨,像是一个远征归来...

阅读全文
追忆东北民间诗人邵揶(孙文涛)

青年期在长春弄诗歌,认识了不少狂朋怪侣,邵揶是其中可爱且有趣的一位,顺说一句,青年时什么梦都做过,就是没梦到有一天要由我来给老邵写一篇悼文——他年龄比我小,精力旺盛顽强诙谐,呜呼呵呵。 很久没上《诗歌报》网了,今浏览忽见长春李磊所写消息“邵揶于2010年1月在长春因脑梗病逝”,大吃一惊,老邵怎么会死呢?!那么诙谐、幽默、独有一格与众不同,嘲弄这个世界和自己的人?邵揶原名邵春光,出生于1955...

阅读全文
最早的海口“打工谣”(孙文涛)

最早的海口“打工谣” 发现广东“打工歌谣”应感谢二位素昧平生的江西萍乡籍青年——他俩仅是当年千万个在特区站不住脚,“败北”回乡的青春潮之中的两滴,但我崇敬他们,他们的精神风貌,他们的火热歌声,深留在我的印象中。1987年冬天,在海口开往广州的一艘客轮上,在甲板迷朦昏黄的光芒中,我曾用因颠簸和激动而颤抖的笔,记下他们高唱的歌词,这是一首具有现代伤感与嘲谑意味的歌,它在海南打工青年中曾广泛传唱—...

阅读全文
宁夏农民诗人张联(孙文涛)

大约十年前,我从宁夏盐池的《方向》民间诗刊读到张联,印象很深。张联,宁夏盐池县王乐井乡农民,1967年生,初中文化,靠艰苦自学成才,曾任乡村教师,种过多年地,放过羊,短暂站过集市,自1984年开始默默在乡村坚持诗歌创作,共历时20余年,因条件艰苦经常使用学生用过的作业本背面,写完一本就订起来,一年年一月月积累,他留下了上千首优美的现代乡村诗篇。 2001年我在京编《诗前沿》,以《组合:新自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