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不管的文章 - 文章列表
不管明天能否再见

这是丹佛市一个寒冷的早晨。这应该是呆在家里不外出的一天,是患了感冒等待母亲端上一杯热汤的一天。 我有在丹佛会议中心向几百人演讲的任务。我们聚集在会议中心,除了谈论天气外,无事可做。我的无线麦克风的电池没电了,我别无选择,只好走出会议中心,顶着寒风去买电池。在街道的一角,我看到一块小告示牌,上面写着有一家7-11便利店就在附近。如果我加大步伐,快速行走,就能在店铺...

阅读全文
不管还有多少明天

不管生命还有多少明天 你我都无法 让时光停留 借一下 美妙的的夜色 我偷偷的偷偷的 溜进月姑娘的怀抱 月姑娘把一个梦送到 我的手心 我打开一看 啊彩色的种子 我把种子洒下人间 再撒一把天上的仙露 点点晶莹点点玲珑 明天明天一定是个 遍地鲜花的世界 不管生命还有多少明天 你我都将会无法躲避这一天 我出生在六月...

阅读全文
眼泪不管用

当眼泪快掉下来时,只要看着天空,它就不会掉下来了。那都是骗人的。 我还是小小小孩时,父亲常常叫我办事。有一天晚上,父亲出门办事叫上我,我天真的以为是带我出去玩或是买玩具给我,便随他去了。当时家里有辆摩托车,不算穷但也清贫。到了一小区门前,父亲把我抱下车与我商量,要我看好他的车,怕治安不好,就一下下。我点点头答应了。 父亲的一下下让我等得害怕。路上行人不少,都向我传来异样的眼光,我无聊地咬手...

阅读全文
不管怎样

虽然你不仅懂得“宰相肚里能撑船”、“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懂得“有仇不报非君子”、“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但是不管怎样,还是要豁达大度、宽容忍让,不要嚣张跋扈、颐指气使、小肚鸡肠,不要把人逼上绝路。苏霍姆林斯基说:有时宽容引起的道德震动比惩罚更强烈。 虽然你不仅懂得“团结就是力量”、“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众人拾柴火焰高”、“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还知道“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

阅读全文
不管如何

不管如何 尽管我们一直忧伤 直到尽头 才明白所有 那夹杂的浑浊空气 我一次又一次喘息 暗藏的讥讽和嘲笑 似乎是小孩子的玩笑 或许我不该再去诤扎 在那无谓的话语之中 物换星移 云淡风清 天涯尽头 寂寞飞行 突然想起儿时的我 深呼吸 就可似嗅到咸的海水清的风 想起银色沙滩 那串串脚印 摊开掌心 握不住那流逝的时光 樱花落尽 辗转流连 像是那弯曲的梦想 不...

阅读全文
不管路有多远

心彷徨,难愁江花似箭,挥手难浮倾城颜,月影重重尽红颜,难难难,难缀灯火珊斓倩,难难难,难捣清风抚衣肩。 欲愁一手遮碧天,挥手月影手指尖,惊起星辰一现,难难难,难愁苍狼独啸天,挥起列缺无限。 难难难,放眼望穿江南颜,美入眼。难难难,难入青冥天。百川齐秀丽,难难难,难攀无限青云梯。心欲一手挥起霓虹现。 独自愁。日出旭日探江面,杯酒一醉路蹒跚,入眼路不定,只见仙鸟载君游冥天,猿鸣三声愁漫天。...

阅读全文
不管

不管怎么说总体的情况还是好的,不管怎么说还能提起爱情这个字眼,不管怎么说没有后悔过,不管怎么说眼泪流下来的时候还是苦的,不管怎么说每天还是乐呵呵的,不管是真的假的还是穷乐呵呵的,只有还有笑便是好的。 不管怎么说一个人轧马路是孤单单的,却比争吵来得容易。不管怎么说还是希望爱大于恨,不管怎么说遇见过便知足了。不管天气是冷是热,而我愿保持这种心态,没怨没恨。 不管看到的自己是陌生还是熟悉,那始终...

阅读全文
不管怎样

在初中的三年里,我对不起家人,对不起那些对我有期盼的人,最重要的是我对不起自己! 在这个三年里,我是那么的迷惘。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遇到什么问题,都没有我了解我,安慰我,这是我最初最初的想法,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知和幼稚。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在这个三年里,我没有好好学习,没有努力做功课,课本知识好多都是不懂得怎样去做!现在我才发现,在最后一个学期里,...

阅读全文
猫不管的鼠

按常理来讲,老鼠是应该怕猫的。可是,现在社会上就有许多“老鼠”整天在肆无忌惮地干着一些偷盗的事,竟没有一只“猫”去干涉他们。 寒假的时候,我随爸爸妈妈去靖江老家过年。一天,婶婶带我上街玩,走着走着,婶婶的目光盯住了一个穿牛仔裤的年轻人,我好奇地问:“怎么啦,看什么?”婶婶小声对我说:“你看,前面那人是小偷,就要下手了。”顺着婶婶的目光看过去,只见那个“牛仔裤”...

阅读全文
管?不管?

小狐狸一家虽是动物,但它们同我们人类一样,有着丰富的情感,它们的生命同样珍贵。它们那回归山林的脚印正是珍惜生命的象征,这脚印中饱含了人类对其它生命的尊重与爱护,体现了狐狸一家生死的浓浓亲情以及空们对人类的友善! 本文以生动细腻充满感情的笔触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十分动人、传奇的故事:两个老狐狸想尽办法救小狐狸,并和同情它们的正太郎建立起了亲密的关系。后来,在正太郎真正遇险的时候,两只老狐狸及时地给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