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碎

  (一)

  现在我14岁,忘记了这14年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突然感觉很累,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别人说我便得坚强了,变得黑暗了。这我不否认。我一直说,我很想回到11、12岁的时候,整天哼着JAY的歌,无忧无虑。现在再听JAY的歌,厌烦得很,倒很喜欢朴树那忧郁的声音。没有什么一成不变的东西,它不是随着时间消逝,而是被越来越多的事情所掩盖。想想啊,我这凌乱的生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2006吧,也就是去年,那是我活的最累的一年,那是发生的事情最多的一年,让我来不及反应。终于,2006过去了,我也在努力忘记,真的很憎恨2006。还是那句:再也回不去了。不知是该庆幸还是遗憾??庆幸不会再有疲惫不堪的2006,遗憾再也回不去以前的童年。我感觉我现在很清醒,其实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也好,不再追求什么,不再留恋什么。

  (二)

  安妮宝贝,一个黑暗状态中的颓废的写作者,一个在深夜里敲打键盘的女子。我很喜欢她,喜欢她的文字。安妮宝贝曾说过:“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非常颓废,也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可爱的,因为有一些和自己一样颓废无聊、无药可救的人。”我想我不算是颓废,只是有点堕落罢了。我应该是无药可救了吧,竟然是那样的依赖黑暗。安妮宝贝喜欢樱花,常常在一夜之间迅猛地开望,突如其来,势不可挡。然后在风中坠落,没有任何留恋。也许悲凉,却是美的。我曾喜欢栀子花,因为她的纯洁。白的一丝不染。我很讨厌完美的东西,也不喜欢残缺的东西。后来竟然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黑百合,至于原因,我自己也不清楚,或许就像我说的,我太依赖黑暗了吧!

  (三)

  我以前打算当一名画家,那是唯一一次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幻想着自己以后的生活会不会是找个僻静的小屋,或是借着点月光画点血腥的画,或是拉根网线独自玩着游戏,那种很凄惨的,像个艺术家的生活。后来,我只觉得我越来越偏离自己的目标,最后还是放下了画笔。然后,我就没再想过我将来究竟还可以干什么。我没什么伟大的理想,甚至连个可以使自己坚持一个月的目标都没有,甚至否定自己一分钟前下的决心。没有希望,也就无所谓失望,只是无边的空旷和寂静。其实,放下了,心也就安静了。有时候,写一些文字,很凌乱的文字,很黑暗的文字。我也不想只写阴暗的东西,可我想不到我有什么可高兴的事可写,快乐的东西都是转瞬即逝。我也不想喜欢那些阴暗的东西,真的,只是看到幸福或者阳光的东西我会想到自己的悲哀。我想我是当不了作家,可能没有那天赋了,因为我无法让我的文字带给别人快乐,因为我自己根本就不会宣传快乐。

 

2014-04-20 来自 网友投稿,共 83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
不知不觉

想来秋天已经盛装等在那儿了,然后是满眼的白雪皑皑,尽管这盛夏的风正吹着汗流沸腾,正如二十八九岁的青春,热烈疯狂抑或骄傲不羁,似乎在奋力挣扎着拖住“年轻”这两个字不放,是啊!谁又忍心放任自己年华老去呢? 不知不觉中,不声不响地,这人生的三分之一就匆匆赴梦了,儿时的盼望,少年的理想,花季雨季缤纷且甜蜜的忧伤,还有这几近尾声的慷慨激昂,终究在时光流水般的消逝里渐渐沉静下来了。 没有人渴望波折,却...

阅读全文
不知不觉

不知不觉的,一个寒假就这么过了, 不知不觉的,我又错过了, 不知不觉,我发现身边能谈心的人少了, 不知不觉,我说了多少次我后悔, 不知不觉,我又对不起人了。 不知不觉,天黑了, 不知不觉的,我又变成我了, 尼玛,再不知不觉我就不是我自己了, 浑浑噩噩的,我都觉得自己不是被自己支配着的, 行尸走肉?好像不对,我只好还能笑笑,嘿嘿, 无聊的寒假,憋屈丫, 那个谁,敢不敢打破,...

阅读全文
不知不觉

看着她的Blog,一切依旧,残留着她的笑容。我们曾经是朋友,但现在,却不知谁在变化。熟悉却陌生的手机号,迟迟无人接听。她大学毕业了,刚刚才发现呢!留言里尽是些祝福和告别,她的话语仍然那样调皮,尽量隐藏着离别的悲伤。 我曾赌气的说,我再也不会来找你了!永远不会!于是,我们都沉默了好久。没有开玩笑的短信,即使有时我难耐无聊发一条,她也不会有任何回音。直到时间把难过渐渐淡漠,我才有勇气重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