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冷

  • 网友投稿
  • 2014-04-25
  • 34

    那年冬天很冷。短暂的故乡行,给了我挥之不去的冷。人说,美的是故乡景,亲的是故乡人。而我,重寻所得是一份寥落与怅惘。我的故乡美,我的故乡情,只停留在了少年时期那懵懂而短暂的记忆里。

  好几年前的冬天,我回到久违的故乡。陕北佳县通镇。佳县因庙观之精髓白云山而著称。白云山位于黄河之滨,高山之上。那里白云缭绕,松柏参天,庙宇林立,丰富的人文内涵彰显于傲立的白云观古建筑群中。山上香火长盛不衰,虔诚的朝拜之人络绎不绝。故乡人因守望著名的风景名胜区和道教名山而自豪与兴旺,通镇因隶属佳县,堪称近水楼台的地理位置而沾染了祥瑞与平和。远离故乡长长的岁月里,捡拾出来的故乡之景灿烂而明艳。然而,那年冬天,那一次的故乡之行,给了我别样的记忆,故乡的冬天奇冷!

  苍茫茫的黄土地貌,灰蒙蒙的天空,单调贫乏的视觉效应,这就是我的故乡吗?!车窗外,漫漫黄土地,见得最多的就是那种枯干褐色的矮小灌木,我居然不知那是一种什么植物。黄土堆成的小土丘随处可见。黄土坡上沟壑纵横。步行在故乡的大地上,强劲的西北风吹着尖利的口哨穿耳而过,脸上刀割一样疼,牙齿瑟瑟打颤。更别说脸庞上突出的器官早已冻得麻木。不知是远离故乡多年忘了故乡气候的脾性,还是故乡的冬天原本就是寒冷的。总之,这样酷冷,这样凛冽的风,我是陌生的、疏远的,始料不及的!我蜷缩着身体惶乱地捕捉着故乡的景,但一切徒劳。我站在故乡亲切的土地上,我成了我故乡的陌生人。乡音已经生疏,故乡的容颜已改,少年时代曾经熟稔的气息全无。故乡的冬天就好像一位迟暮的老人,笼罩着萧条与落寞,瑟瑟缩缩向我靠近。

  曾几何时,故乡是我和妹妹的乐土。我俩生于斯长于斯,街道的犄角旮旯都洒落着我们纯真无忧的笑声。我们远离父母,从不感觉缺失了什么。无数的快乐和绚烂的时光成就了我们不知不觉的成长,从小学直到初中毕业。记忆中的故乡是温软的、多彩的、亮丽的。故乡像一棵正当壮年的大树,繁密的枝枝杈杈泻满斑斓的阳光,青青的树叶摇曳着数不清的快乐。故乡清新简洁,温厚淳朴,又如胸中涨满慈爱的母亲,眼眸亮亮的瞅着故乡的人儿。而此刻,我视线里的故乡是苍老的、褶皱的、拥挤的、凌乱的,我真的找不出一个合适的字眼来形容比拟我可爱的故乡。

  那条浩浩荡荡的佳芦河,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曾像玉带一样奔流不息的延伸,养育着故乡人,是何等的风姿卓然!如今干涸羸弱,只剩下羊肠一样曲曲扭扭的小股水流,勉强称作小溪流吧。而昨日欢快跳跃的小溪流现在已完全枯竭,只有依稀水滴石穿的印迹似乎还能让人联想起昔日的风采。宽阔平坦的大河滩,那坦呈的青青的石板已无处寻觅,据说被有眼光之人开采牟利了。远远望去,偌大的河滩坑坑洼洼,有土有石块,就是没有成形的大石板。想当年,这里常常有高高的垛子,晒着一大片一大片的豆子、玉米、高粱……也有洗衣人铺开晾晒的五颜六色的衣服,还有那浓缩了故乡人多少欢乐的戏台,一切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如此自然便利的景观销声匿迹了。美丽,成了传说。多年以后,是一幅朦胧而残缺的画卷。时间会剥蚀最初最真的记忆!

  公路是如此的拥挤不堪。干净整洁,绿树成荫的公路已不见。公路两旁整饬的菜园子也消失了。代之以高低错落鳞次栉比的商业建筑物,挤挤挨挨顺着公路排开。人行其中,一种压迫感和局促感裹挟着,似乎还充斥着商人重利轻情意的铜腐气,恨不能大喝一声,使公路两边建筑物轰然倒塌,重现一个绿树苍翠,田地葱郁的无遮拦的宽宽路面。

  街道里也是冷冷清清。有些东西还保持着古朴的原貌,但已显陈旧和破败。孩提时的玩伴一个也没见着。也许都在外面的世界追逐梦想呢。也是,考学的考学,没考取学的,也会不甘现状,一个小镇终究挡不住外面的诱惑。是啊,少小离家,乡音已改,殊途各归,轨迹已定,人或许已是千回百转了,见面不见面的又能如何呢?!然而,心底依然热切期盼着奇迹,一份珍藏的美好的遇到蓦然来临!最终,无遇而归。

    那年冬天很冷。短暂的故乡行,给了我挥之不去的冷。人说,美的是故乡景,亲的是故乡人。而我,重寻所得是一份寥落与怅惘。我的故乡美,我的故乡情,只停留在了少年时期那懵懂而短暂的记忆里。

  我不知道,故乡是在进步和文明吗?如果,人类文明的进程和探索是以摧毁得天独厚的自然风貌为代价,岂不可悲!我眼里的故乡缺失了山清水秀的明艳,一种内在的东西在丢失,所以,少了神韵,找不到生机。经济的复苏带给人的是一种精神的失落,我不知道,可喜可忧?!

  标签:冬天 如风 那年 

猜你喜欢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