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花“失踪记”
  “头花没了!”感觉到辫子上空了的时候,我的手悬在头发上,心里一阵着急,泪差点流下来。  
  星期日,妈妈在小店里给我买衣服时,我看上了一个头花。这个头花还真漂亮,用黄、绿色的线做成的小绒球串在松紧带上,一条一条的交叉起来。它颜色鲜艳清亮,看到它,让人想到明媚的春天;它手感柔和,摸着它,让人心里暖融融的。而且,在这个小店里它独一无二!妈妈给我交了钱,当我知道它属于我时,我立刻把它戴在了头上,妈妈和小店的阿姨都笑了,看到她们笑话我,我想生气,可是我得意地昂了昂头,嘴角的笑却怎么也止不住。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地把心爱的头花放在它的“岗位”上,美滋滋地去上学。  
  终于上完了一天的课,晚上写完作业我洗漱完要睡觉了,当我去把绑头发的皮筋摘掉,让头发“放松”一下时,突然那个“岗位”上空空的—头花丢了!这可怎么办?我是在哪丢的?它现在在哪?我的脑袋一下子变成了一锅粥,又急又气。那天一晚上,我都没睡好。  
  第二天,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早晨,垂头丧气地走进了教室,忽然,孟冠彤一下子跳到我面前,“陈思捷,看看这是什么?”说着,她把手在我的眼前张开。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我万分想念的头花!耶!我太激动了!  
  经我再三追问,我才知道昨天上体育课时,孟冠彤想跟我开个玩笑,便悄悄摘走了我的头花,还好,虚惊一场。庆幸之余,我又有些恨她,唉,这个玩笑开得让我好紧张,害得我做梦都在翻箱倒柜找东西,可能她不知道我是这么在意这个头花吧!  
  就这样,我失踪的头花又回来了。失去的才更觉珍贵,我会更加喜欢它,爱惜它!  
     
                  辅导教师 辛莉  
    
  

2014-10-19 来自 网友投稿,共 234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您喜欢
活着,是一种享受

我是江边一棵柔弱的小草。一阵风拂过平静的江面,吹起层层涟漪,漾起的波纹一圈圈散去,越散越远;夕阳的余晖洒在江面上,星星点点地闪烁着粼粼波光。我没有杨柳高大般挥洒飞絮时的离愁与缠绵,没有云彩雪白般飘动时的清逸与洒脱,也没有鲜花五彩缤纷般所散发的醉人香味。我只有在风中摇曳着柔弱的身段,展示出自己风采,用柔弱的身躯展示生命的可贵。我爱看温暖的太阳羞涩地将脸庞悄悄藏入地平线,爱听快乐的黄莺休息时的喃喃...

阅读全文
低调做人是一种智慧

山不解释自己的高度,并不影响它的耸立云端;海不解释自己的深度,并不影响它容纳百川;地不解释自己的厚度,但没有谁能取代她作为万物的地位 人生在世,我们常常产生想解释点什么的想法。然而,一旦解释起来,却发现任何人解释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甚至还会越抹越黑。因此,做人不需要解释,便成为智者的选择。那么在当今社会,与人相处,我认为关键是要学会低调,时常保持一个好心态。...

阅读全文
借我一把雨伞

五月二十九号,我起床那会儿天还是阴的,看不到太阳,也没有乌云。从天空投射下来的光是泛白泛白的,没有晴天那种神清气爽,完全感觉不到光的温暖,好像太阳很吝啬他的那点温暖,一反常态做起月亮的勾当,可毕竟不像月亮是借花献佛,给人的光明是很有限,可礼轻情意重,我们人类还是很感谢她的,至今还有人不停地对她歌功颂德,说明人类挺尊重这个无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