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羹

    老伴的豆腐羹,清白,幽香。在家里最是抢手,我爱吃,孩子爱吃。一旦请吃,别的菜总有剩,惟有这碗豆腐羹上桌,没有一回不见碗底,还一叠连声的“鲜”,“好吃”,“OK”,“大饱口福”!

  老伴的豆腐羹是她的拿手菜。这一道菜,外婆的外婆教外婆,孩子的外婆教老婆,经几代相传,称得上是家庭食文化的明珠,是家风的延续。

  她识字,思想开放,改革时代颇具改革意识,但偏偏对这一道豆腐羹的烧煮是明显的守旧,死守家传的旧法。

  一般说,豆腐羹给人的感觉是混杂,而老伴的豆腐羹却给人以清新。她选料精到——豆腐要白要嫩要韧;她用的淀粉同样是经她多次用清水沉淀后极纯的,与豆腐是一色的白;她上市,无须借凭手感,看一眼就能识别哪一摊是石膏的,哪一摊是卤水的,哪一摊杂有豆渣或粉质的,哪一摊是纯净的,完全够格一个“豆腐西施”。她自己会做豆腐——我妈是村子里水作坊的高手,她是我妈的高徒。我好多回见过她如何用卤水点成豆腐的情景:神情专注,旁若无人。她切的豆腐粒子方且匀,很见她的刀功——她从来不随随便便切成片推到锅里用饭撬胡乱戳一通了事。

  老伴的豆腐羹,鲜源是鸡汤鸭汁。一当逢年过节割稻种田亲来客到,她杀一鸡宰一鸭,她必先在锅里清蒸:锅里加足一定量的清水,搁一饭架,饭架上就是一只盛鸡盛鸭的盆子。她说,这是祖传的神仙蒸。这样蒸出一碗二碗汁来,打入三只五只蛋去,即是最补人大补品了,吃下去强身健体滋神养力,家传秘法,全盘照抄。可这蒸出来的汗全是油,哪里入得了口。她把我们都吃下去的汁汤煮她的豆腐羹,能不发鲜?

  老伴的豆腐羹,用葱用胡椒都极讲究。葱是她精心培育的,侵占了我多年种菊的三只大号花盆,由娘家引进的葱芽。这三盆葱远看似三盆碧绿的璞玉,近看俨然三座葱的丛林。春夏秋冬,郁郁苍苍,生机勃勃。她说:这是家运昌盛的好兆。烧豆腐羹了,她便现时从葱林里伐下几棵挺拔的葱来。切成细细的葱花,生的,应着民谚“生葱熟大蒜”。匀匀地撒在煮好了盛于大瓷海碗内的豆腐羹的表面,葱花加豆腐,拼出一碗清白,尔后她伸手在灶橱里抽下一支身长六七寸长比大拇指略粗的竹管,于竹管一端密密的小孔里拍出些白胡椒粉,至此,一大碗热气腾腾、幽香四溢、清白晶莹的豆腐羹就颤巍巍地端上了餐桌,看上去清新,吃下去清心。

  老伴的豆腐羹,尽管受人称道,在我却还有挑剔之处:一、手边有现成的木耳香菇冬笋开洋之类的佐料,她不放。还说:“我妈从来不放的!”二、缺少适量的味精,她鼓吹味精多了要中毒,每每都用筷头一点就算放了;三、烧入肉丝和豆腐粒子没经油汆,吃去无一定的硬度软不拉沓的,我说:“时代变了,放点高级酱油香油什么罢!”她说:“不,这是我们家代代相传独具风味的章法,是家风,我就喜欢这清白,这幽香!”

2013-09-09 来自 网友投稿,共 123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用户评论
猜您喜欢
过节

翠绿流动着金灿灿的光泽,从远山反射过来,苍蓝的天边此刻也镀上了一层光圈,一扫连日阴霾的情绪。是啊!已经下了整整三天的雨了,什么不开心都应该烟消云散了吧。 被刺眼的阳光叫醒,光线慵懒地罩在昨夜扯上身的棉被上,这暖暖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少鹏狠狠伸了个懒腰,竟一脚把心爱的笔记本踹到了地上,只听见一声沉闷的落地声。他“嗖”的飞到床边,庆幸的是,被踹落在地的除了那颗险些破碎的心,还有半床棉被,此刻,它...

阅读全文
《过节》

女儿回家后,拉着爸爸坐在沙发上,然后对妈妈说:妈妈,今天是三八节,你去炒几个菜,让我跟爸爸也享受一下节日的快乐。妈妈一听楞住了,问:你说什么?今天是谁的节日?女儿说:今天是三八父女节!...

阅读全文
过节

“五一”佳节要来到, 七天假期真是不少。 爸爸计划学学电脑 妈妈想把卫生来搞。 我也不断动着脑筋, 几件事情好想做到。 每天早晨睡个懒觉, 动画片痛痛快快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