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100个古村落之海珠区小洲村

  • 网友投稿
  • 2013-08-25
  • 294

  你又想复古又想商富哪有那么容易

  口钮海津

  你于元末明初开村。昔日的你河涌蜿蜒,民居参差,绿树婆娑,那些由小溪、石桥、绿荫、灰垣、素瓦、蚝壳屋组成的瀛洲八景诸如“西溪垂钓”、“古渡归帆”和“翰桥夜月”的景色一如水墨国画。

  你座广州东南位置,东临牌坊河,南望隔江之番禺,西北与土华村相接,峙对官洲岛和仑头。

  你系珠江下游冲积形成的土洲,有水无山平坦如毯,与广州城连襟数千年。

  你居万亩果园中心地带,村民世代以植种果树为生,被称为“广州最后的岭南水乡”。

  今天来看你,和这两三年来的那两三次一样,仍是不喜欢,仍是不钟意。

  现时的小洲村,游人如鲫,移贩夹路,商号据街,老屋不古,沙泥散道,路破石翻,工程无序,潮湿闭气,佳肴失传,喜气寡廉……。

  如果你不是还有娘妈桥、臭水沟和破烂船告诉人们你曾是水乡;如果你不是还有几颗百年古榕和半个世纪高龄的蚝壳屋告诉人们你曾经沧海,叫你“古村”还挺难开口的。

  来你这,第四次了。

  1988年,你们村的大头仔请我们进村,要我们从法律上帮助他们家研判一个案子。

  那些年我召集了省所和市所的一群青年律师自发组成一个沙龙,每周聚合在一起考察、分析、辩论、合议,义务地为其中一个律师的客户提出法律意见,帮助客户解决非诉讼问题。

  我的客户姓简,叫什么名字我忘了(大头仔对不起了哈)。虽然记不起他的大名,但这次的古村之旅令人难忘。多年了,我们见面时总会提起。我们,是朱律师、黄律师、崔律师、高律师、赵律师、李律师、韩律师、翁律师、大张律师、中张律师、小张律师和钮律师。

  彼时的小洲村,村头的沿河、乡路、木船,给我印象颇良。香蕉树和芭蕉树很多,还有村居里的石板巷道,老土狗很大,老窗户很小,以及家家户户的渺渺炊烟。村里最奇特的建筑是蚝壳屋,建筑材料主要是蚝壳,是从沙堤里就地取材的,以两两并排的组合方式,再拌上黄泥砌成,这应是“曾经沧海”的蚝壳屋有五六百年的历史见证物了。大头仔说,村里原有蚝壳屋一百多间的,文革后仅剩五六间了。住在这样的房屋里,过着冬暖夏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或渔民生活。经过长年累月的风雨侵蚀,蚝壳已全部外露,表面坑坑洼洼。

  大头仔家的荔枝比之前我们尝过的中山、从化、东莞、番禺、增城的树上鲜都要美味;而那只走地鸡,我们看着它由走地至被缚,由割喉至烫毛,由下锅至上桌,20分钟的时间被简嫂将其变成美味穿肠的佳肴,令我们这些文革后的“首批自由白领”大开眼界。

  离开小洲村时,一群简姓长老和青壮依依不舍地送我们到回广州的公路旁,一再叮嘱:要常来呀要常来呀要常来呀!

  我们没有常来,因为次年,到北京中国政法大学读硕士的中张律师在六月初失踪了。还有,那年六月下达的通知说五人以上的聚会要经组织批准,我们为此不再聚会沙龙。之后各忙各的,自觉地遵守不再有五人以上的聚会。

  隔了二十年,我于2008年去大学城时才专程来第二次,之后是2011年的第三次,和2013年5月12日的今天即第四次。这几次,对你的感觉如上所云,游人如鲫,移贩夹路,商号据街,老屋不古,沙泥散道,路破石翻,工程无序,潮湿闭气,佳肴失传,喜气寡廉……不爽,不爽,很不爽。

  报网说,2009年8月12日,《小洲村历史文化保护规划》在广州市规委会会议上获全票通过,被誉为“岭南水乡,瀛洲古寨”的小洲村有望得到更好的保护!根据规划,“街-河-街”、“街-河-屋”、“屋-河-屋”三种小洲村的临水空间特色街道将被重点保护,而简氏大宗祠、天后宫和玉虚宫三处建筑也将作重点的测绘及保护复原设计。

  这个规划指出,要重点保护小洲村的临水特色街道;要保护小洲村的西江涌水系及沿岸的原生水网形态,要保护河涌与两岸的自然生态格局,以此形成合围的环状、通畅水网,保持保护区内河涌的水位。

  这个规划强调了对历史建筑采用维修、改善,保持原真性,力求保存和恢复其原有形制、结构特点、构造材料特色和制作工艺水平。并要求充分利用旧材料,做到不改变文物原状。对于一般建(构)筑物的保护与整治,规划则提出了三种方式:保留、整修和拆除,这使得保护区内的部分民宅和危旧建筑都面临拆迁。

  据了解,规划实施后小洲村将有468户搬迁户。按照小洲村户均居住面积为210平方米估算,以搬迁人口1500人计算,需要新建安置住宅面积为约10万平方米。按照规划,将在现小洲村旧村的南部和北部整理出3处居住用地,用作村民安置。

  这个规划还提出了,为了应对持续增长的旅客人数,要恢复古码头,增设停车场及码头,引进游船、电瓶车等环保交通工具。根据道路交通的相关规划,小洲村将取消横穿历史文化保护区的“十字形”15米规划路,在保护区外围新规划一条宽15米的东西向道路疏解交通,满足消防要求。另外,还将向北调整东华大道村北路段的线形以保护古码头对面的果林,保护历史文化保护区外围环境;村西沿河涌和果树保护区边线规划20米路,将作为村镇建设区域果树保护区的界线。

  这些,上面这些,村民看到了吗,游客看到了吗?我没看到。我看到的是,由于小洲村靠近对岸的大学城广州美术学院是艺术学子的升学目标,因此与之衍生的培训机构、商业画室、茶居啡室的租赁需求剧增,还有一些假艺术之名企望赚取厚利的小商人也纷纷进村探水,于是觅得商机的村民大兴土木,建设新房出租,小洲村也因此变得砂石遍地、凌乱不堪。自“2009年8月12日《小洲村历史文化保护规划》在广州市规委会会议上获全票通过”后的四年来,眼下的小洲村有规划吗,有国投吗,有成效吗,有业绩吗?有的只是短视商利、争相投机,还有口口相传的“没什么好看的”,“河涌臭死了”,“巷道很乱”,“那些店在哪看不到”的观后感。

  你又想复古同时又想商富,哪有那么容易。还是先古后商吧。若先商,你商不过三里以外的商埠;若先古,你将会富足百年。因为你的古美,珠三角8000万游客会接踵而来包养你。

    

  钮海津:《探访100个古村落之海珠区小洲村》()

    

  2200

  标签:100个 小洲村 探访 村落 海珠区 

猜你喜欢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