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友投稿
  • 2014-10-22
  • 146

  听着恩雅的漫妙低唱,读着简桢的摇曳书写,忽然间,感觉自己脱离了,仿佛溯回梦土,那是心海中一处安静小镇,开着悲悯的朵朵小花,想安详,却在惊觉后,怎么也回不去了……

  也许只能怀念,遥远时那一折心情,然后孤伶仃的感悟,便把自己带愁点的心愈走愈痛,是悲?是哀?或者仅仅只是跌入自己所画的黑牢,甘愿被禁锢?

  如果说思绪是个世界,毕竟还有通途,那些回不来的往昔,总是在自己柔柔的发酵中寻踪徘徊,不自觉间,大好一个人,尽然让它逼成薄霜,似乎身体深处的寒,早已酝酿这场诡计,终归也有实现的一天。

  我珍惜过往,却始终无法拗回,曾经只是曾经,并不代表遗忘,而未曾灌溉的那方土。浸透牵挂,在渐行渐远时,许是回头,原来就在身后,似在梦之梦中,叠叠不休。

  所以每当感怀,我总自嘲,是梦罢,别去纠结,恣意的念,灵纵的想都是恍惚,这若即若离,只是朽了的碎路,仿佛能轻易纵身踏上,却转而溃逝成殇,依旧不能代替。

  偶然次,在那幻景中,寻到了温暖,那些悲悯的小花啊,竟然绽放,

  原来它竟是可以美的,象一首极美的绝句,有隐隐的痛,依然不舍,于是那一刻,想着有两个我,一个在这里定格,另一个,不想去在意。

  或许,回的途,只是纸捻,而装订起来的,才是执念。

  倘若可以,还我一愿,让我偿了这肉身,了却所有惦念,只愿化成那风,纷纷扬扬地,吹过她的每一寸泥土,这样,我终算回了。。。。。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