苇湖散记(一)

  • 网友投稿
  • 2013-09-12
  • 296

  让我给你们讲讲我当年在苇湖看苇子的那些个事吧……

  三月是天天刮风的季节。傍晚的草地尤为壮观:阳光透过山峰般的积云把光脚射在无边的平地上,草原被照得亮一道暗一片,小伙子们悠然地坐在妈背上,牛群缓缓回家来了。大牛和牛娃子彼此呼唤,羊咩咩狗吠吠,声音高高低低,此起彼伏。家家户户房顶上冒着青烟,女人们陆续开始挤奶了。,野鸭子们呱呱叫着回巢了。苇荡里各种鸟声一片嘈杂……。清晨往往可以看到雁阵在高空里自豪而斯哑的呼唤,大雁回来了。生活是如此不可捉摸,那时年轻而漫不经心的我又怎么会想到自己日后竟然会在苛苛苏苇湖周边游荡了十年之久!

  九八年秋冬我到铁丝拜去修路。铁丝拜处于克兰河最下游处,快要和额尔其斯河交汇了。地势低洼,河道纵横,有很多高岗,大小水溏星罗棋布。散落着稀稀拉拉的老柳树,树下往往有牧民的房子和羊圈。大小水溏往往被浓密的芦苇和茂盛的蒲草包围着。水面上散落着荷叶,有零星白色小荷花点缀着。乱麻一般的菱角成片的浮在水面上,浮萍在水上轻轻的荡,风过,苇浪汹涌,高低起伏……白鹭受惊展开双翼优雅地飘向远方。肥胖的大雁需要迈着大步助跑,才能腾空而起……。放眼四望,满眼的芦苇,银白色的苇絮如同大海上的小浪花缓缓起伏。在天边,一道黑色的密林蜿蜒而过,白色的额河水穿过密林,时隐时现。走近额河,浓密的书叶在喧哗,仿佛在诉说着多少个世纪的多少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一股凉意沁入心房,禁不住打了个冷战。树林深处隐隐约约可见牧人的房子,有的房子还有人住,袅袅吹烟在林间弥漫……体会一下吧,你在树下自由奔跑,拾蘑菇,拾柴和,随着畅快的小跑,童年的欢快劲儿又回到了身上,伴随着一声声探索发现的尖叫,收获的果实渐渐堆积起来,把它们装上车,浑身披着夕阳的余晖,耷拉着两腿,随着四轮的晃动一摆一摆的。哎,最最幸福的生活也不过如此而已吧……

  其实幸福,我以为也只不过是一种心境而已。逝去的岁月啊,虽然你是那样的平平淡淡,似乎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每每想起那些平淡的日子,让人总觉得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魂牵梦绕,甚至于还有些许隐隐的痛呢。。。。。(待续)

  标签:散记 苇湖 

猜你喜欢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