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屁股年代【二】

  • 网友投稿
  • 2013-06-21
  • 154

  喜娃的二姐欢欢长得很漂亮,我们都不敢看她,看了很晃眼,应了老顽童爷爷野地里扯的山歌了:黄灵灵站在杏树上,好像个黄透的杏儿,尕花儿站在大门上,好像照人的镜儿。然而,我们的兴趣全在她家的后园子里。园子里什么都有,春天一到,就繁华起来。果树桃树杏树樱桃树,和着太阳暖洋洋的光芒,枝头一朵朵娇艳的花朵次第开来。起初,小得像欢欢撅着的小嘴。不几天,在同一个夜里全睡醒似的,一片哗然了。蝴蝶看似和队里的小女孩一个性格,就知道一个追一个地玩,看不出来有什么活儿干。蜜蜂们忙碌着,俨然是园里的生产队。下面成行的白萝卜大白菜,黄萝卜小韭菜,大葱菠菜的籽儿根儿都在蠢蠢欲动,在各自的时节里,挤出细碎的嫩芽。向日葵出土时最为稀罕了,两片丫丫同时起跳,蹦出土来,鸡们见了就啄,以为是活物来着。喜娃母亲就在旁边立起两片青瓦,护着,只要换口气就硬朗。

  别小看他们啦,秋天园里的一切都很胖,胖得跟虎娃一样。

  有一种我们叫严肃(香菜)的菜,长得却单薄,风来的时候最先动它,看起来很有气质。稍大些了,远远地就闻见它独有的香气。总感觉它像是园里清瘦的先生。

  喜娃母亲是个勤快人,干完农业社的活还把自家的园子打理得干干净净,满园子的花香果味。

  香味飘到墙外,引诱了我们,不知道算谁的错。

  喜娃领我们俩从他家前院的窗台下窜过去的时候,里屋的他二姐嘴巴正在麻利的嚼东西,估计是嚼杏仁,那时候没有化妆品,杏仁嚼成糊糊摸在脸上一直搓,搓掉了渣渣子,脸上便会光油油的。

  大人们称他二姐姑娘称我们土匪是有道理的,我们一进园子,能吃不能吃都尝试着吃。有的不摘下来嘴巴揍上去咬掉半块,虎娃会上树,但也常常踩断树枝掉下来,而且肉嘟嘟身子上会划出一道一道的印子。喜娃只是想带我们吃好吃的,后果显然不是他能掌控的。小心自然小心了,被踩倒的嫩芽牙够喜娃母亲扶上三四天的。我们要返回前院,他二姐却在院子洗衣服,我和虎娃只能从窑顶上通过,喜娃则直接大摇大摆从院里出来。

  中午,农业社散工,他二姐告密,我们三家的院子里都传出狼一样的嚎叫声。我们家这次是父亲动的手,他把我们的行为上升到了偷。欢欢虽然漂亮,但一点都不好看。远没有她家园子好看呢。

  虎娃的哥哥虎哥和喜娃的二姐欢欢自幼相好,这在一次全生产队的孩子一起旁晚玩捉迷藏时就显现出来了。

  标签:屁股 年代 

猜你喜欢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