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屁股年代【四】

  • 网友投稿
  • 2014-12-24
  • 170

  五月端阳是最美的一天,社员们全体放假过节。太阳暖洋洋的升起来,透过屋旁的大树,把院子照得斑斑点点的,母亲早在厨房里了。我们出门要去学校的时候,父亲已经折好了柳树枝,插在各屋的门框上说是纪念屈原。有香柳的插香柳,香柳开花的季节全村都飘香。家家在这一天都做好吃的,但是统一的不可不做,那就是每个孩子各一份的花锅盔,全年吃杂粮面的我们难得吃一次白面,再加上母亲们各显身手,在锅盔上面做出各式各样的花纹,我们都舍不得吃,要存上若干时间才细细的品尝。还要煮甜醅,把莜麦煮熟稍晾一会拌上酵母,捂在大盆里面,二十四小时后,我们说的是一个对时就可以吃了,很甜很香。这个一般在前一天就做以赶上过节,现在市面上有卖的,也很好吃。一个上午的课都寥寥草草的上,大家都身在曹营心在汉,平时都嘴馋的浑身疼,这一天谁有心思想未来,满世界都是诱人的锅盔。中午放学的路上都跑得飞快,不再注意队形。

  宋小花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孩子,超过了她二姐,我们叫很心疼或很稀疼。她二姐有点匪气,都躲着她。他们姐俩经常变换发型,一看就知道是她妈妈的功劳,她二姐的不久就乱了,而宋小花的发型一直保持到放学。下午回到学校的时候,每个书包里都多少装着点好吃的,好像要参赛似的,互相比比有炫耀的意思。宋小花却提来一个小小的罐罐,里面装着甜醅,麻烦就从这个小罐罐开始了。罐这个东西是瓦的,没有瓷那么细,是烧瓦一起烧出来的,口小,中间鼓出来的,底子也小,外面上了一层釉,亮光光的,里面装什么都觉得好吃。大的叫罐,小的叫罐罐,就像盆,大的叫盆,小的叫盆盆一样。

  宋小花的甜醅灌灌起初是放在自己的桌子上的,上课时估计老师是怕桌子不稳当被摔碎,放到后面窗台上了,后面的窗台由于朝北要比前面的高许多。第二节体育课上完回来,口渴要喝时,发现罐罐在,甜醅却没有了,宋银花将整个教室的气氛一下子搞得相当紧张,拉开架势非要揪出偷了甜醅的阶级敌人不可,以致大家都义愤填膺,偷了的和没偷的都在一起摩拳擦掌。我偷看了喜娃一眼,他的目光异常坚定,这给了我一颗必胜的信心。这样,事件一直在升级,因为是课外活动时间,大姐宋金花前来支援,虎娃也随后过来了,一听就知道是虎娃和稀泥,他把嫌疑指向一只长长的猫。中国的关系社会从小就这样逐渐形成着,谁想改变,很难。直到听见教室的异样,班主任老师过来,驱走了外班的同学,先整治了几个活跃分子便开始了逐一排查,我和喜娃互相作证,互相保护,直到放学也没个头绪。最后大家都倾向虎娃关于猫的说法,因为虎娃的教室在后面正好看见。

  可悲的是,喜娃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无意间竟说出宋小花家的甜醅比他家的甜,让欢欢逮着一传十十传百了。我们和宋氏三姐妹的关系就一直不好,这样,树上分媳妇的事就谁都不曾提起过。一见喜娃就想揍他。

  标签:屁股 年代 

猜你喜欢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