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三)

  • 网友投稿
  • 2014-01-02
  • 113

  我曾经惧怕去两处所在。一处是购物中心,在那里我知道何谓囊中羞涩,那些标价牌好像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我,向我示威,让我的目光变得躲躲闪闪,不敢直视;另一处是书店,在那里我深知自己经墨水浸泡的太少,既没有专什么,也学什都无所成,还是大老粗。

  在更早一些时候我对于被很多人训斥充满铜臭味的钞票是鄙视的,还是在西安时,一次我去某商场,那时还要隔着柜台买东西,我无意的边走边看,不巧就来到了一位女士旁边,正巧她的手包放在柜台上,她见我向她靠拢,连忙很迅速的把手包保护起来,脸上还抑制不住流露出幸亏发现早的得意神色。我当时很不肖,想我们的社会主义都建设几十年了还有人这么个思想水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思想也在变化,我知道金钱之魔力巨大。我读《梵高传》时曾思考很久,梵高一生潦倒,诸事不顺,甚至连绘画都没被当代人认可,终生没有得到家的温暖,最终自杀辞世。我曾想假如让我生前遭受如此之罪,死后名贯天下,我是否愿意。我还知道《水浒传》中青面兽杨志因为肚子问题要卖祖专宝刀,最终逼上梁山的故事。我还知道如果不是父母一生辛劳积攒钱财供我读书,帮我结婚买房,我现今还不知怎样。但是即使这样我对钱财仍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感情,这不前一阵一朋友请吃饭,一共三人在座,聊着聊着就说到了钱,原因是另一人借了饭主的钱顺便带来还,那借钱的因为犯了事花几十万了结的,饭主见有人还钱,顺口说了句什么,我听不顺耳就说了,钱有什么用钱能买命么?也许是淤积在心中的仇富情结,也许喝高了酒后吐真言,我说了一句违心的大话,有点像临刑前的人喊出的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壮语。

  对于知识我要坦然多了,我是顶礼膜拜的。以前我经常逛书店,算是装装知识人或是主动接受知识熏染吧。我喜欢那种氛围,我以为在那里没有贫富之分,即使许多书是天书,我也没有自卑感。我看我的你翻你的,泾渭分明,所谓文人相轻吧。话是这样说,对于抱着砖头似的书本的我还是不由要投去敬畏的目光,我也想经过努力我也能斗胆摸摸砖头一样的书,区别是我不会说知识有什么用知识能救命么?知识也许不能救命但是知识能够拯救灵魂,这是我喝酒至醉死也不敢歪曲的真理。

  我仍是囊中羞涩,知识匮乏之极的一个人,我却从没想过腰缠万贯,挥金如土,我从没做过这样的梦,我到会偶尔想想不定哪一天从我笔下流出几句动听的诗也供那些钱多或是钱少的人闲暇之余也能装装文化人。我真是这样想的,需要更正的是好诗不是从笔下流出的,好诗是从心里流出的。我的心啊。

  标签:桃花溪 随想 

猜你喜欢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