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古镇

  某年某月某日,我又一次离开都市,寻访江南。地点是某个古镇,季节是孟夏之时。

  时隔几年,古镇的水、巷,总会有变化,不变的却是亘古的韵味、灵气与似水柔情。我也仍旧熟识它,正如我熟识一幅蕴满古朴气息的风情画,一首镌刻典雅意境的古诗词。

  这次我来,来得很突然,就连到了此地以后我还没弄明白为什么来到了这,但我清楚,一直以来我就想再次造访诗韵的江南。所以尽管前一天我还没旅行的想法,没做好旅行的准备,而第二天我就已经背着背包空降到江南古镇,于古色古香中雕镂心灵的青花瓷。

  休憩一宿,翌日清晨我便携着充沛的精神走上了古镇,走进了水乡。没有带相机,所以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来观赏。清晨的古镇清新、安详,几只早起的归燕不时掠过头顶,停在了楼阁的飞檐上,驻足叽喳,打破了清晨古镇的静谧,随后又不甘寂寞地独唱径自飞入寻常百姓的庭院。几缕炊烟袅袅升起,微风频频,将斑驳的烟影送进了小巷深处。青石板一块接一块从我的脚底滑过,目送我踏歌而行,贪婪地呼吸着清晨的空气,徜徉在流进古镇小巷的晨曦中。晨曦缓缓地洒下,轻轻地流淌,沿着白墙黛瓦和青石板路,流入了小巷,流上了肌肤。在晨曦的轻抚下,游弋的炊烟也愈发秀逸,将晨时的古镇妆点得更具天上人间的况味了。

  时间点点滴滴地流走,正如贯穿古镇的河水一般点点滴滴地流淌。

  走出小巷,来到河边。古渡口虽经过千百岁月的冲刷、稀释,却犹存当年的些许风韵。几只乌篷船零落地睡卧于岸边,野渡无人,船主无踪,自横的船儿们也就百无聊赖地卧观古镇,静静地聆听水声。船主们呢?难道他们不再撑一支长蒿迎送过往的渡客了?他们已然将一份历史的深沉与厚重遗落在了古渡口边,搁浅了曾经的沧桑与跌宕。水,仍旧汩汩地流动,携丝丝灵气流往他方。两岸楼阁、民宅的倒影在水中轻柔地舞动着,白色与黛色将河水染成了一幅水墨画,让河水饱蘸古镇的墨味。古镇的桥总会很及时地出现在眼前,跨过河水,微微拱起的身躯释放出无尽的意境。而水,满怀柔情地拂过水中的桥身,从桥下从容漂游而过。流水的灵动慢慢爬上桥身,融入了桥的意境之中。

  走上桥头,凭栏远眺,视线在薄薄的炊烟与水烟中漂移不定,只见得有只乌篷船缓缓漂来,长蒿在主人的熟练摆弄下舒适地在水中游动,一次次叩响清脆的水声,一次次拨开错落的水纹。船,则在水声伴奏和水纹相随中极有节奏地轻缓前行,将这幅静止的水墨画描绘得动静相宜、快缓有致。最适合在桥上思想了,往事故人如云烟,有些在眼前逗留了片刻便潇洒着飘扬而过,有些却停留了许久依依不愿离去。驻足桥上,追忆许久,我将一些整日盘旋于脑海与眼前的过往干净利落地扔进流逝的水中,让它们随着流水,一去不复还。

  信步走过小桥,来到桥的另一端,已近午时。镇上的人已多了起来,吆喝声、快门声、脚步声,也逐渐密集起来。扔掉了许多事,大脑和双眼格外轻松了好多。立于桥头,我揉了揉疲惫的大脑和双眼,准备向集市走去。

  睁开双眼,缓慢转身,迈出步伐,向前走去。视线穿越密集的人群,却不经意间停在了路边售卖纪念品的小摊旁怎么也不肯走了,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挽留了我的视线。怎么会,你也在这里?几年没见,人头攒动的江南古镇上,我还是轻易地一眼就认出了你,飘逸的头发,平静的背影,总清晰如故,恍如昨日。

  我停了下来,僵立在桥边看着你。你买好东西转过身,向桥边走来。你抬眼看向桥边的瞬间,我的眼睛忽然一阵酸疼,像受到了一股强压。眼神的碰撞让空气顿时停止了流动,而刚刚被我扔完的往事忽而又渐渐从水中冒出,透过静止的空气涌进我的大脑和双眼,我一阵眩晕。

  我们,竟然会在夏日,会在古镇,隔开数年首次重逢。《禁止转载》

  脸上,渐渐绽开淡淡的笑容。你的,我的。

  “真巧,好久不见。”我没法让自己继续沉默下去。

  “好久不见。”莞尔一笑,四个字轻柔地从你的嘴角吐出。“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遇。”

  “是的,我们都喜欢这里,以前是,现在也是。”qq..

2013-07-27 来自 网友投稿,共 115 次阅读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用户评论
猜您喜欢
《落叶归根》——中国式农村风情画

对公路电影的了解是一个很短的过程,对于公路电影的理解难免肤浅。或许写出的小文不值一哂,却也体现着个人的勇气,恰如这公路电影,总在这行进的过程体验着人生百态,心酸也好,无奈也罢,简单的感悟也是一种收获,激引内心的正能量都是我们这些看客的初衷吧! 终究是类型片,在国外成熟的电影体制下,早已经日趋成熟,反观国内,却鲜有佳作问世。几年前对《无人区》的期待颇高,却苦于迟迟不能与观众见面,遗憾是难免的,...

阅读全文
春节民俗风情画 福禄寿

鸡年马上就要到了,贴年画的日子也到了,但是有多少人知道,年画中最常见的福禄寿三星是怎么来的呢?又有多少人知道,中国早期福星其实具有的凶险一面;禄星原本是一个身怀绝技的道士;寿星那硕大无朋的脑门有怎样的来历?2月10日至16日央视10频道《探索·发现》栏目将推出大型历史人文系列片《新搜神记·福禄寿三星》,揭示其中的秘密。木星是太阳系九大行星之一,古人称之为岁星、福星。距今两千多年前的马王堆汉墓出土的...

阅读全文
拉萨风情画

所谓风情,就是风土人情。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风土人情,但每个地方的风土人情都不相同。 我来到了拉萨老城。从贡嘎机场出来,我觉得呼吸困难,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高原反应吧。 刚到拉萨城,我觉得一切事物都是那么新鲜。甚至有点像置身于异国他乡的感觉。藏民住的房子非常有特色。房子的颜色一般最常见的最红、白、黑这三种。从远处看,房子是一个梯型。我有幸参观了一个民居。这可不是普通的民居,听说这是藏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