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诗歌杂谈

  • 网友投稿
  • 2013-09-12
  • 149

  文|云痕

  这是  一些关于我对于自己写的这些文字的  一点自我剖析

  一

关于昨晚的《在水  一方》为例吧。其实这篇写的并不好,不过我还是写了。大家都以为我写的是对  一位心爱姑娘的追求,其实不然。我写的是在水  一方,那么在水  一方的究竟是什么,我并没有详说。可以是  一位心爱的姑娘,也可以是  一份追求理想的赤诚之心。其实我的本意是引申为美好的事物。本文主要是对美好事物的  一种追求。首先来说,浮萍,  一种草本植物,多生活在田野或者湖泊之中,几乎没有在江海里瞧见他们,这是  一种喜欢潮湿,多雨的地方,在农村比较常见,其实我是把这个意象引申为出身在农村的这样  一个“宅男”(因为本人是男性,  一般以诗中主角多为男性)在外飘荡。结合自己现在在外读书,事业,学业,爱情均是  一事无成,随岁月  一起漂泊,为的就是对这些(爱情,事业。学业)的追求。不管天涯海角,也永不停下匆忙的脚步去追寻,或许世态炎凉,抹去了峥嵘风华,但也不会自甘平庸,想过着隐居般的“桃园生活” ,虽然顺时而生,就像水往低处流似的,顺着时代的潮流前行,但若为了追求心中的美好事物,我也将逆流而行,风雨无阻。不管前行的路上遇到多大的困难或艰险,也将乘风破浪,勇往直前,不徘徊,不退缩。当然并不是,你想追求就能够追求得到的,从唯物论的角度来讲,世界是物质的,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物质。现实不会因为你的想法就  一定必须达到,或许到死那  一刻还是没有达到,就像梵高  一样,终究  一生也没有卖出去  一幅画。但就算如此,也不言放弃。留下  一颗希望的种子生根发芽,坚定不移的追求。不追求永远达不到,追求了,有能达到的可能,因为她仿若在水  一样,不追寻则朦胧,追寻则清晰。还有就是现实浮萍是可以以种子的形式繁衍的,  一般播种的季节是在春夏两季。我在以浮萍为主体意象的时候,是会查阅相关的资料和现实的实际情况相符合的。当然,文学允许天马行空,但还是不要胡别乱造为好,当然都是自己对文学的  一种认识或者说态度而已(此观点仅仅是此类文章,比如玄幻,武侠就另当别论)。

  二

其实我喜欢的是给诗歌的意象赋予深刻的内涵,并不是表面的  一些东西。当然懂我者,赏之;不懂我者,鄙之。我则荣辱不惊,我行我素。作文写诗不是为哗众而取宠,只为赋诗而懂我,以为知己,如是而已!例如《不若不见》‘《读你的诗》等等。我的诗歌  一般以静态美,  一种安静祥和,美好和谐的主体意象 ,当然也并不是全部,例如《父亲的庄稼地》《半世容颜》《窗外》等等。其中《半世容颜》主要写的是英雄-江山——美人的狗血剧情。就是刚开始男主角驰马边疆,征战沙场,男儿志在四方,建功立业,让伊人等君归来。这英雄功成身退,归隐田园,却独留  一个人倚栏独醉,自斟自饮,落寞萧瑟,那姑娘文中只在最后  一句写出了为你倾半世容颜。细心的读者就会发现,那女主角怎样了?是另有佳欢,还是因为男子政敌而逝,怎么只倾半世容颜?而喝酒买醉是因为她另有新欢而颓还是因自己而死而自愧自责,麻醉自己呢?悬念留给细心的读者慢慢联想。我的好多诗歌都需慢慢品味,太多的结局都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给予诗歌无限的生命力去供细心读者想象。

  三

对于现代诗歌来讲,诗歌形式变化万千,不拘于长短或多少。 我比较倾向于短诗,越短越好,不爱写长诗。当然并不是长诗不好,例如《孔雀东南飞》,虽然是古代乐府,但是是  一篇典型的叙事长诗,写的很好。还有我喜欢天马行空·般的句式,偶尔或许写几句排比式的诗组,但不像莫言的《你不懂我。我不怪你》还有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那样完全是  一个模板刻出来句式的纯粹。我喜欢自由,这点或许是受徐志摩诗的影响吧!

  标签: 关于 杂谈 诗歌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