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走远中考满分作文

  • 网友投稿
  • 2018-02-13
  • 284

  第一篇

  仿佛一夜之间,镇上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无数“现刻瓦片”的小摊,摊旁挤满了喧闹吵嚷讨价还价的游人,摊后站立着油嘴滑舌却又分心刻瓦的摊主。我站在街头,脚下依旧是那条麻石板路,却似乎很多东西都走远了。

  一抬头,镇口石门上是陶二爷十多年前雕刻的巨型“福”字,“田”中藏“寿”, “口”中藏“禄”,“喜”依“示”边,团团喜气,却又因瓦的灰色显得肃穆起来。“福”下是喜鹊登梅、貔貅招财、麒麟送子、三阳开泰四副吉祥图案,极为传神。穿过石门沿着石板路走,两侧屋顶上青瓦鳞鳞千瓣,古朴素雅,沉稳宁静,纹路古拙若桑间鸡鸣,桃源犬吠,淳朴可爱。

  十多年前,小镇尚未被开发成为景区,未被冠以古镇之名。幼年的我热衷于观赏陶二爷雕瓦刻砖。他好两口小酒,颊上微酡,使描样上线条飘逸圆润,下刀时力道匀适,打磨时凹凸有致,上药后浑然天成。一抬腕,是丹凤朝阳,一低头,是鱼跃龙门。凿削铲旋,如写书法,抑扬顿挫间光影流动。陶家一排“福”字瓦简单而各异,掩映着后院小叶黄杨密密匝匝的叶子,流淌着时光静好。

  可现在,那些生意红火的摊主并不描样,遑论上药——现刻嘛,效率第一。彼时的认真与虔诚呢,精雕细琢与岁月安稳呢,难道都随着这十余载光阴渐行渐远了吗?我听着耳边高高的鞋跟叩击着石板路,望着尖尖的伞顶划过起伏的墙垣,心下一丝迷惘。

  七拐八弯进深巷,熟悉的木门,斑驳的低槛,陶二爷竟一直没搬家。推开半掩的门,一声旧旧的“吱呀”声还是昔年音客。他正刻一条鱼,砖石中心只寥寥几笔,一条极生动的灰鲫,然觉满砖江湖,烟波无尽。抬头见是我,一怔神,旋即爽朗一笑: “丫头还记得我这老头子?”我可处江湖之远啦!”复又低头。有细密的雨丝飘舞,屋瓦上浮漾着湿湿的流光。

  跨出门槛的那一刹那,我恍然意识到,那些我以为走远的,其实都在这儿,从未走远。也许在深巷里,也许在职业掩映下,陶二爷始终如此,怀着雕刻的信仰刀刀笔笔,岁岁年年。

  那宁静空灵的檐雨滴声,从未走远。

  第二篇

  时常沉醉于题海中,抬起头,眼神都有些恍惚;时常迷惘于高楼林立中,睁开眼,发觉自己那般渺小。于是我想起你,那片净土,你是否还在我心里?

  走在那条阡陌小路上,两旁种满了油菜花。小时候,我总是仰望那齐人高的油菜花,看它们的笑脸在风中金光点点。有的见我来了,羞答答地垂着头,嘴角还带着微笑;有的则高高地昂着脑袋,想要和我比高低。瞧啊,它们的嘴角都快流下香喷喷的菜籽油了!不知哪位邻家的鸡溜了出来,扑腾着翅膀,“喔喔”地叫喊着,向世人宣告他重获自由。一不小心,栽进菜花田,把油菜花弄得痒痒的,不然,它们怎会笑得这般前仰后合?阳光下,金色的花海向天边蔓延……

  哦,故乡这蓬勃着活力与生机的景象,原来你从未走远。

  难以忘怀老屋门前那独一无二的古井,沧海桑田也未能使它的面庞朦胧。我总是喜欢坐在古井边,静静静地陪奶奶洗衣服。可时常忍不住,伴随着身后的喝斥,偷偷瞧瞧那黑洞洞的井口,想那其中是否真住着个井龙王。水桶牵着缆绳穿过深邃的井壁,接触水面的一刹那发出清脆的拍打声,总给打水的人带来无限的清凉。奶奶坐在井边静静地挫着衣服,有时也和邻居的大妈聊一聊家常。醇厚的乡音穿过闷热的午后,拨动我幼小的心弦,给我最独特的清凉。我凝望着那晶莹的肥皂泡,那里面,是太阳的影子吗?

  哦,故乡这神奇与清凉的古井,原来你从未走远。

  傍晚,夕阳西下,我喜欢跑到田垄上,欣赏这夕阳下的一切。没有高高的收割机辗过麦田,只有那时隐时现在麦浪中的农人。他们虔诚地俯下身,将头埋入深深的泥土中。他们习惯于和土地由得这样近,向泥土敬礼,接受土地的一切馈赠与教诲。就这样穿梭于麦田中。末了,倚在金黄的麦垛上,面对那残阳,深深地吸一口气,今天的太阳真美!

  哦,故乡那辛劳朴实的人们,原来你们从未走远。

  纵使题海将我淹没,纵使林立高楼将阳光挡住,可我心里总有那蓬勃的景,那醇厚的乡音,那农人的身影,我便不放弃对生命本真的执着向往。故乡,因为你从未走远,我才有了今天的信念与力量!

  回望你的模样,仍像当初那般美好……

  标签:从未 走远 中考 作文 满分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