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着遍地黄叶重温爱的诺言

心香一瓣,永远传递着爱恨。舞蹈天地,痕影匆匆了美丑。遍地红尘,多少色彩在黄昏下忧叹。踩着遍地的黄叶,重温爱的诺言。仿佛,让我看到了一只在荒野上孤独游荡的狼,从昨天开始,在一次次的追逐和嬉戏中得失了好多饥饿和温饱。这时,我的身边回响着你对我的告诫:婚姻是爱和恨的一座城堡,不知有多少外面的人拼命地往里面钻,又不知有几多里面的人拼命地往外面跑,更是中,有许多人就这样在里面遭受到了无辜的摧残与折磨


柳岸清风: 老树黄叶

编者按:人生一事,草木一秋,做自己喜欢的事,乐自己快乐的事,过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问好作者。每天不经意地出入教育局。对教育局门前庭中花草树木的荣枯、大门外的车水马龙、大楼里人来人往一概不关心。昨夜,呼呼的狂风刮了一个通宵,冷雨敲窗,彻夜未眠。今晨气温陡降,风夹着小雨飘着。我撑着雨伞慢慢走去上班,刚刚走进教育局大门,庭中景象让我眼前一亮,接着又心里一沉:遍地的黄叶灿然耀目,一点杂色都没有。仰首看


黄叶飘零的过程

“一个人能否成功,理想很重要,勇气很重要,毅力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人生路上要懂得舍弃,更要懂得转弯!”更多时候,我们确实会被一些盲目的兴趣所迷惑,以为理想一定可以实现。善于放弃的人,是聪明的。而懂得转弯,更是灵智的,也是最有可能成功的人。宁静的午后,捧着一本旧书,闲闲地坐在阳台。秋日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斜的洒落进来,覆满一身。暖暖的,柔柔的,人便慵懒起来,贪恋着秋阳的


与一枚黄叶在雨中邂逅

淋漓的笔墨,叙说着一段美好的情缘;再次的遇见,一切竟是那么的难以想象……饱满的情感,流畅的运笔;静静赏读,细腻又不失大气,醇香亦不乏温润。夜,如期而至。与昨夜不同的是,它是携着雨声姗姗而来的。当多情的雨滴珠圆玉润地在窗外的芭蕉叶上滴沥的时候,我正慵懒地斜卧在榻上,想着傍晚下班乘公交车时那让我尴尬而又揪心的一幕,继而在脑海里小心翼翼地翻阅着被雨水濡湿的陈年往事。这玲珑


又见黄叶飘

     西风乍起,黄叶飘零。在这秋风萧瑟的时节里,心情难免惆怅。而今犹之更甚。     漫步于曾经的校园。那小道两旁的老树早已在萧瑟的秋风与一夜之间的肃杀中枯黄一片。看那点点金黄于大树那疲惫的身躯上轻轻飘落。静静的,任由这金黄的火焰在我的眼前晃动。思绪早已飞到了哪个曾经。    多少次,


雨中黄叶树

雨中黄叶树,树下白发人。每日吃午饭都要经过姜叔儿子的风衣店,他都在店门口树下和棋友们热热闹闹下象棋。我总会凑上去给七十岁的老人支招,一旦他赢了,只笑得假牙快掉出来,他便用手安装好。口水也乐得滴在棋盘上。棋友们从不在意,三下五除二又摆好一局。认识姜叔十年了,人是老了,可他棋艺未减。他是科学院的退休职工,三年前为儿子娶了个漂亮的媳妇,乐得合不拢嘴。而昨天,我路过那儿,只见姜叔站在树下发呆,手里捧着一个


黄叶零落,醉了一地的悲凉

夜落下帷幕,没了喧嚣,几天的雨水让夜色静幽,清净。一阵风吹过,听到黄叶落下的声音,定是梧桐的叶片最后告别树枝无奈盘旋的最后声响。掀帘,探身体于窗外,闭目深吸夜的精气,夜的芬芳,夜的静谧,夜的纯粹。饱和胸腔迫使大量的浊气徐徐呼出,如此循环往复,往复了身体的愉悦与夜的温润。车子在停车场里忠实的候场,如猎犬般整装待发。居民窗中柔和亮光,投射动态和谐的人影。虽已立冬,但有梧桐叶黄绿交汇的映衬,及落幕菊花展


满地黄叶,一地的秋

  萧瑟秋风今又起,温度骤然低了许多,寒意逼来,家乡的深秋来的这么早,秋天的天气更是变化无常,突如其来的变故使人防不胜防,秋风凄紧,关河冷落,无边的落叶萧萧下。  ——题记  郊外,曾经一片绿油油的稻田只剩下些许几堆枯黄的稻草凌乱的摆着,门前的溪水似乎越流越少,水稀天远,无语东流。秋风一来也是片片绿叶落尽,枯藤加老树更显老态龙钟,只剩下光秃秃的乌黑的枝干在秋风中摇曳,犹带呜咽之声。


红叶红,黄叶黄

  红叶红,黄叶黄  文/郝军龙  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所以,八月份迁入新居,就暗暗定下每星期爬一次老顶山的计划,不为赏景,只为锻炼。似乎不这样,就对不起老顶山脚下,相对偏僻的新居位置。  今年的雨水,分外的充足。入秋以来,先是雨蒙蒙雾蒙蒙,让人怀疑江南的烟雨,竟偷偷摸摸地跑到了北方;接着就是时断时续的霏霏细雨,像是考验我的毅力,屡屡把我的登山计划泡汤。“十一”长假,


又见黄叶飘

西风乍起,黄叶飘零。在这秋风萧瑟的时节里,心情难免惆怅。而今犹之更甚。 漫步于曾经的校园。那小道两旁的老树早已在萧瑟的秋风与一夜之间的肃杀中枯黄一片。看那点点金黄于大树那疲惫的身躯上轻轻飘落。静静的,任由这金黄的火焰在我的眼前晃动。思绪早已飞到了哪个曾经。 多少次,在这秋叶的飘飞中漫步校园。或是晨练,或是乒乓。最难忘的一次。于萧瑟秋风中的那一场篮球赛。看队员们那矫捷的身姿与强势的突破,作为拉


又见黄叶飘

西风乍起,黄叶飘零。在这秋风萧瑟的时节里,心情难免惆怅。而今犹之更甚。 漫步于曾经的校园。那小道两旁的老树早已在萧瑟的秋风与一夜之间的肃杀中枯黄一片。看那点点金黄于大树那疲惫的身躯上轻轻飘落。静静的,任由这金黄的火焰在我的眼前晃动。思绪早已飞到了哪个曾经。 多少次,在这秋叶的飘飞中漫步校园。或是晨练,或是乒乓。最难忘的一次。于萧瑟秋风中的那一场篮球赛。看队员们那矫捷的身姿与强势的突破,作为拉拉队员


黄叶

从我懂事开始,就知道我将注定孤单一辈子。当“晚来欲雪”的掌柜告诉我,有人不知天高地厚,在我们酒楼里闹事时,我着实觉得奇怪。江湖中人都知道,酒楼“晚来欲雪”的主人正是碎冰谷墨园的主人——黄叶。而黄叶这个名字,江湖人听了都要变脸色。他们都知道我自幼习得“凝雪”神功,知道此功妖邪无比,可无形中使人灰飞烟灭。可眼前这个少女让我有些窘迫。这是我二十八年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一个女子。她青衣乌发,俏笑的眼


碧云天,黄叶地......

《苏幕遮》范仲淹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昨夜一场寒风,吹落了树叶满地,走在路上,厚厚的树叶像五彩锦锻般,空气中回落着凛冽的寒气,冬天了,一种萧瑟的气氛在心头,陡然间记起了这首:《苏幕遮》。多年以来,不知怎的就不喜欢这落叶的时光,就是夏天的雨后也总看不得那满地的落叶,每次都


失落在春天的黄叶

那寂寞的经受住冬的洗礼终于在春的绿意中凄然飘落新发的绿芽迅速占满枝头将世界的遗失遮掩多情的新叶在风中摇曳埋葬老树对黄叶的依恋可是谁来聆听黄叶的诉说谁能记起那冬天令人窒息的焦枯中给人希望的点点绿光谁来感慨为失落在春天的黄叶它们沉默的地努力使衰老的身躯不占有太多空间在叹息中张望走近曾经的幻影聆听它们在风中低吟幸福的云朵儿从头顶略过拾起一地忧伤却骄傲的灵魂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采菊东篱下的闲愁,巴山夜雨时的想念……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重新走过这条熟悉的街道,忽然听到一首熟悉的老歌,我的眼泪,悄然落下——因为,在熟悉的音律里,我分明听到了你向我走来的熟悉的脚步音……苍茫的岁月渡口,我孤独的守望。西风紧。正惆怅。泪落相思。相思断肠。话凄凉。人生何处无烦忧。一番伤心曲。奏响天外悲伤。哪堪落泪?宠辱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