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仆仆,酒醒阑珊思何处

文/慕容茗厢 浮生未央迹浮萍,月满霜星踏清梦,风尘浅水烟火戏,今宵梦断一场醉,借问何人饮寒萧,一杯愁绪,一阙悲词欲难欢,低呤清愁,一声泪轻垂,酒醒思何处,多少相思雁南飞,终究天涯人不回。 ——题记 月落枝头梢,乘风对影单,一盏清辉,暮色独舞,在阡陌红尘的渡口频频回首,灯火阑珊,是谁人在等候,静夜无语散落的清露迷离的融入心田。把酒临风,几


风尘仆仆的梦,在尘土飞扬的路上

命运的吟哦,轻叩着梦的鸣镝,湮没了澄清的寂寥。那些关于个梦的日记,无论是记载一座城市的历程还是铭刻一个人的虔诚,无论是真实的流淌还是虚拟的闪烁,皆然孕育着不期而遇的温情与生生不息的希望。渐渐地,一阵风吹过,一片云飘过,未来依然在前方……——题记2015年7月X日 星期Y 阴转晴从未,抑或不敢相信自己是以一种匆匆而过的姿态告别了故乡。在熙熙攘攘的车站里,泛起的稀朗似乎在吊咀着一条


风尘仆仆

         居巢区柘皋镇三湾小学  王雨婷         刚下火车,就可以看到一位40多岁的中年人,蹲在月台上。他那浅灰色的上衣又脏又皱。头发呢?--- 当然,如果那也叫头发的话,乱蓬蓬的,顽强地遮住左边的眼睛。他不时地用手揉着双眼,好象一双眼睛永远也睁不开似的,那苍白的嘴唇,已经开满了细小的裂口,就像两个星期没喝水似的;一双运动鞋已经看不出是黑的还是白的,很内疚地套在脚上。他站在月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