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语言

编者按:作者对语言的阐述有序有理,并且有一定的探讨价值。荐之!一般说来,生物学给人类的定义是这样的:能够直立行走,会制造工具并能熟练使用工具进行劳动的高等动物,其中并未将语言列为人类的专利。由此可见,生物学家似乎承认动物也有自己的语言,而事实上只怕也的确如此,否则动物之间是如何做到互通有无,和平共处的。按照进化论的观点,人类的语言也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在口语产生之前,人类也只能如今天的动


诗说之八——诗的“跳跃”性语言

编者按:可控性的对文字的捕捉,思维敏捷,理论充实,欣赏!在西方的“结构诗论”中,诗歌语言具有不合理性和不连贯性这两个特点,前一个特点,我们已经作了大量说明,下面我们来看第二个特点。在西方的“结构诗论”中,说诗歌的语言具有不连贯性,是说诗歌的语言,往往不按照一般的语法组织起来,而是按照感觉活动与感情活动的规律组织起来。这样,就出现了诗句在语义水平上


用99种语言说我爱你

  英语     -->    I love you          (爱老虎油)     法语     -->&


哭的语言

文/纪昀清女儿快一岁两个月了,还不会说话。成天叽叽喳喳,不知在说些什么。但她有想法,知道想要什么,一旦不能满足,就瞬间变脸,嚎啕大哭。哭,无疑是她的语言。在县医院刚出生那会,不知怎的,就连岳母都哄不乖她。除了脸,岳母用襁褓将她裹得严严实实,像摇篮般在怀里来回晃动,一边用手轻轻拍打着襁褓,一边嘴里还哼唱着儿歌。可她就是不买账,依然哭个不停。护士,折腾了半宿,也毫无结果。无奈,叫来了护士长。护士长说是


生命的语言,付出的画面

那是一片曾经的美丽,书写着心中的根基,描绘了思维的蓝图,讲述事迹的话语,编制心情的阳光,撒下了温柔而而无往的追忆,是路的牵伴,是缘份的注定。儿时,父亲说,“不能解释,那就坚持属于自己的忍耐,不要去问的多,因为话语的多,会走来很多的事迹,而倾听时间的频率,调谐思绪的起落,造就自己才是更好的去帮助别人,你可以选择方向,但不能给别人造成难忘的路程.”儿时,母亲用一个简单的微笑来掩盖我的错误,说出的话语是


寂寞,是没有办法言说的语言

不是无病呻吟的控诉,也不是无聊找话的发泄。寂寞,是没有办法言说的语言。我一个人走在傍晚的街道,看着秋叶枯黄,随风落下,深深的感受着秋的凉意和孤寂。没有哪一个季节像秋天这样,一个轮回,一个开始,都在不停的诉说着生命的意义。残阳,似泣血的孤独,在天边久久不愿离去,可是,时间终究抹杀了 一切,随着那一缕残光被黑暗侵蚀,我知道这一切都有着必然的意义。像我们一样,谁都无法逃脱命运的车轮,只能一直往前。寂寞,


伤痛不是我的语言

  .    生命之轮一直转动……    过去的年华留给我的只剩下回味的余热在房间里四处荡漾,虽然有温度心却失去了往常的平静。思绪一直在舞动,对过去有太多的遗憾与责备。为什么当时有一双正常人的眼却看不到属于我的感动:携手雨中、相约黄昏、漫步星空,都只与我的心房匆匆擦肩。脑中拼命    担心的哪知如今看来却不是真实的自己。盲目的坚持换来的却是无言的别离,别离—


月光下,一切语言都是多余的…

今天,我选择了安静…安静的过一个人地周末…不需要很多朋友,不需要有许多言语…就这样,一个人,呆在角落里…看看书,写写字…累了,倚着窗台…寂寞了,发发短信,不一定期待回复,发出去了,心里也就满足了…一个人,挺好;爱一个人,挺好…


绿是夏天的语言天赋

??有点沙哑的绿是夏天的语言天赋??这种美深入浅出??故事里不粘迷雾????伸伸手就是完美景致??表达时不必搽粉??就好听的至纯????我偷来夏天一根草尖??常年颠踬的人生??内心里有了绿粮仓


浅谈陈墨先生的小说《清明》的语言特色

陈墨先生是我市著名的作家,系宁波市作家协会会员,慈溪市作协副主席。他以高涨的创作激情和特有的艺术才华为我市文学事业做出了贡献,他热爱文学事业,从事文学创作,已经出版过两个文集,分别是《咸青草》和《敬畏厚土》。当我从他的作品集《敬畏厚土》上读到小说《清明》的时候,我拍案叫绝,我不得不被他高超的语言驾驭能力所折服,他用浓重的极富地方色彩的语言,讲述了一个1940年的姚北地区潮神庙一个经常被人取笑的穷


安慰自己的小语言

  1、有些事,我们明知道是错的,也要去坚持,因为不甘心;有些人,我们明知道是爱的,也要去放弃,因为没结局;有时候,我们明知道没路了,却还在前行,因为习惯了。    2、以为蒙上了眼睛,就可以看不见这个世界;以为捂住了耳朵,就可以听不到所有的烦恼;以为脚步停了下来,心就可以不再远行;以为我需要的爱情,只是一个拥抱。    3、那些已经犯过的错误,有一些是因为来不及,有一些是因为刻意躲避,更多的时候


回眸的语言!

  世界的一角,我和你!    城市的喧华,你和他。    注定的缘分永不厌倦!    时间的搓和,    萍水的相逢,    勾勒轮回的章谱。    瞬时的旋律为有梦之人轻描淡写!    归途里是静态回眸的港湾。    月牙泉边的语言,像是柳梢的思念藏进羞涩的红颜!    回眸时间,愿流星眷恋,回守归途的语言!


语言的魅力

以前曾经听过一个相声段子,说是各地的方言很有意思,要是不理解的还会闹出很多笑话,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有一个苏北人到上海,怯生生的,因为上海人瞧不起外地人,他在碰了一圈壁之后,实在感到疲劳,就准备到理发店剃头,顺便休息一下,到了理发店,往椅子上一坐,理发师傅走过来,很客气地问他:“侬阿要打头?”他没听清楚,戒备地问了声:“什么?”师傅又问了一声:“把头打一打好伐?”听到这句话,他吓的落荒而逃,好一会才止


语言的问题

我是蒙古族人,刚开始说的话,天经地义是蒙语。我爸爸非常希望我学说汉语。我爸说,只要蒙汉两种语言都会说,走到哪里都能吃得开。有一天,我欢天喜地从外满跑回来欢呼:“爸爸,妈妈我学会一句汉语了。”我爸高兴的鼓励我说说看。哪曾想我一出口,就挨了我妈一记非常响亮的大嘴巴——我说的是一句骂人的脏话。后来,我上学,我爸爸执意把我送进汉班,我就自然而然的学会了汉语。


浅谈《红楼梦》的语言特色

??《红楼梦》作为我国古典小说中的颠峰之作,其艺术性可以说没有哪一部小说能出其右。其宏大而严谨的结构、细腻而传神的心理描写、鲜明的人物形象、高度个性化的语言、伏笔千里的妙用、浓郁的文化氛围、精妙的场面描写等,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这里,笔者想简单的说一说它的语言特色。??《红楼梦》的语言,可以说完全属于明白畅晓的白话。除了极少部分的诗词歌赋是用古文写成的外,绝大多数都浅近易懂,这与它能广泛流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