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今日,我想起了过往

  沿着窄窄的河道一路蜿蜒而下,倾听着潺潺细流奏响午后悠扬的歌曲,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土地上.附近还是延伸出了支流,流水汩汩的不分节奏的跳跃。黄土地上看不见一丝的泥土,杂草丛生,枯萎的树枝折断了垂下,也有仍孤傲的直向苍穹的,最终还是奄奄一息。从它的神态里,年轻的我看到了什么,又有什么感悟?我已经忘了。这是中学时的一次课外活动。    那块不大的土地上密密麻麻的铺满了小草,一匝匝的紧触


时至今日,我想起了过往

沿着窄窄的河道一路蜿蜒而下,倾听着潺潺细流奏响午后悠扬的歌曲,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土地上.附近还是延伸出了支流,流水汩汩的不分节奏的跳跃。黄土地上看不见一丝的泥土,杂草丛生,枯萎的树枝折断了垂下,也有仍孤傲的直向苍穹的,最终还是奄奄一息。从它的神态里,年轻的我看到了什么,又有什么感悟?我已经忘了。这是中学时的一次课外活动。那块不大的土地上密密麻麻的铺满了小草,一匝匝的紧触相拥,绿的渲染了整片


时至今日,我想起了过往

沿着窄窄的河道一路蜿蜒而下,倾听着潺潺细流奏响午后悠扬的歌曲,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土地上.附近还是延伸出了支流,流水汩汩的不分节奏的跳跃。黄土地上看不见一丝的泥土,杂草丛生,枯萎的树枝折断了垂下,也有仍孤傲的直向苍穹的,最终还是奄奄一息。从它的神态里,年轻的我看到了什么,又有什么感悟?我已经忘了。这是中学时的一次课外活动。那块不大的土地上密密麻麻的铺满了小草,一匝匝的紧触相拥,绿的渲染了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