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

编者按:旗袍这一传统的中国服饰代表的是一种文化,它彰显了女人的特质,将古典美与现代美完美结合。一直想有一件自己的旗袍,一件简约的,淡淡有一抹忧伤的旗袍,在下雨的季节里,穿上她,她会贴近自己的心里面,穿越痛苦,带来慰藉,她是温暖的,也是艳丽的。叶倾城说过:灯火初上,着一袭旗袍,在香风细雨的雨季里,毫不夸张的面料,却有着蝴蝶的色彩和构图,婉约到极点,却分明诉说着无比大胆的春光,沉静而又魅惑。隐含着古


穿旗袍的女子

穿旗袍的女子也许你宁为男子,喜欢男子那风度翩翩的儒雅,气势恢宏的英雄慷慨。我不是一个女子,故不大关心身上穿着、打扮得怎样典雅、妩媚,衣服于我只在是否保暖、干净,毕竟男子的胸怀是去改造世界,创造奇迹的。可是男人欣赏的眼光却不是那样的呆滞、木讷,男子发现美的眼光往往是超乎想象的敏锐,不着自身却能发现美,也会对美的事物迷恋万分,或者可以说男人对美欣赏的敏锐是优于女子的。不必要经过长长的一


寂寞的旗袍

忽然想起我有一件刺绣的旗袍,墨绿色的,缀着白色的牡丹花,压在箱子底,已经年没有翻过身,像冷宫里一位花容月貌的娘娘,在高强壁垒下,慢慢蹉跎着年华,任青丝似风鬟云鬓,也只兀自看那香炉里的冷香,一点一点燃尽。轩窗里,有冷风吹进来,薄凉,薄凉!四周寂寂的,只闻黄叶舞秋风声,“沙沙沙”,忽传来的几声虫鸣,听着,也觉还是无边的寂寥,寂寥!斜倚朱阁,看落红翻飞,清泪早已是千行又千行!只是不知此番凄凉,到底是经过


旗袍之美

  近些年来,浏览报刊杂志和网页,我发现,赞美旗袍的人远比穿旗袍的人多得多。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按理说,旗袍是历史传递给中国女人们最经典的服装,也是最能体现东方女人魅力的服装,本应得到中国女人们的格外青睐,本应在大街小巷随处都能见到穿旗袍的女人。但是,现实中不是这样的,我们把一个偌大的城市里里外外逛完,也难以看见一个穿旗袍的女人。    再就是,现在城市里制作旗袍的工匠,给人的感觉依然是比穿旗袍


旗袍

这是一块华丽的绸缎,也是一件雍容华贵的旗袍。民国时期,更是旧上海名媛的最爱,结合西方美,旗袍由最中国风演变为最中国美,将东方女人的气质与华贵,挥洒到极致!精细的手工刺绣,绝美的风墨韵花,风姿绰约犹胜当年。如今看来,这旗袍不禁汇聚了中国自古以来的美与气质,更是融合了当今的国际时尚美。也正因此,并非是女人都能穿旗袍的。并不是说旗袍尊贵,而是这旗袍与生俱来的魅力,并不是女人都能穿出的气质。作为东方女子,


与旗袍纠缠的狐狸精

【旗袍里的爱情】如果说,狐狸精,是用来诱惑痴傻书生的。那么,旗袍,则是用来诱惑狐狸精的。人常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而我要说:一半是旗袍,一半是爱情。一个女子,若穿上旗袍,就是裹上了一抹欲拒还迎的娇羞。她,若真的穿旗袍给某个男子看,就一定是想与这个男子演绎一场爱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穿上旗袍的狐狸精】旗袍,是狐狸精的盔甲。穿了,这个千年修炼的狐狸,就真的活了


一件红色绣花旗袍

  一件红色绣花旗袍     每个女人的着装都有自己的风格和品位,我情有独钟的是绣花或有蕾丝花边装饰的服饰。逛商场,只要是类似风格的服装品牌,不管是少女型的,还是成熟型的,总能吸引我的眼球,挪动我的脚步。或欣赏,或试穿,无论是否购买,都能满心欢喜。    记得在2002年的春季,我下班路过具有民族风味的“悦凤”店时,无意瞧见里面有一件大红色的绣花旗袍,很


旗袍之美

近些年来,浏览报刊杂志和网页,我发现,赞美旗袍的人远比穿旗袍的人多得多。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按理说,旗袍是历史传递给中国女人们最经典的服装,也是最能体现东方女人魅力的服装,本应得到中国女人们的格外青睐,本应在大街小巷随处都能见到穿旗袍的女人。但是,现实中不是这样的,我们把一个偌大的城市里里外外逛完,也难以看见一个穿旗袍的女人。再就是,现在城市里制作旗袍的工匠,给人的感觉依然是比穿旗袍的人多得多


年华是旧旗袍

  《壹》  我曾经构思过很多故事,可下笔时却无从说起。前两天发疯几乎删掉从前所有的日志。转载的,分享的,还有自己写的,一些关于昔日的小心情小情结,就这样一起删掉了。  剩下的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只是有些无所适从。安妮说,过去是在不断发生的进行时。  是对的吧。  至少那些事曾经发生过,没有任何记忆是不被需要的。矛盾、争吵、和解、欢笑,还有泪水。  年华易


旗袍

  我轻轻转身,觅见的是你莞尔的一笑。隐隐绰绰的灯火,勾勒出你的轮廓,使你的笑靥愈加清晰。你手中的酒杯,还泛着泠泠的秋色。启唇,轻抿,皱眉,苦咽,展颜。你只斟一杯小酒,站在小小的屋檐下,听阶前雨哗哗地落下。  忽而,你看向了我。那一瞬,我的心仿若被定住,久久也移不开注视你的视线。你竟又出乎意料地走进了。我纳罕道:“你……”  倒是你,先打断了我的话,展颜一笑:“这大雨天的,怎么还站


旗袍之美

近些年来,浏览报刊杂志和网页,我发现,赞美旗袍的人远比穿旗袍的人多得多。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按理说,旗袍是历史传递给中国女人们最经典的服装,也是最能体现东方女人魅力的服装,本应得到中国女人们的格外青睐,本应在大街小巷随处都能见到穿旗袍的女人。但是,现实中不是这样的,我们把一个偌大的城市里里外外逛完,也难以看见一个穿旗袍的女人。再就是,现在城市里制作旗袍的工匠,给人的感觉依然是比穿旗袍的人多得多。


旗袍•女人

  女人轻裹一袭旗袍,盈眸浅笑,露出一份从容、显出一生优雅。女人似水,旗袍如丝,人以袍显,袍因人彰。触摸着旗袍,女人的心无比的透亮、恬静、闲适。旗袍为女人似花装点生活,似诗演绎人生,似泉滋养爱情,似风轻驻灵魂。  在馥郁的季节里,众芳之中,旗袍总是很柔细地紧贴着女人,把她的一生交付给了女人,而女人往往以绝美的姿态把绚丽的青春献给旗袍。在这时空的交汇里,可以放进诗歌、文人、戏曲。旗袍与女人在


一件红色绣花旗袍

每个女人的着装都有自己的风格和品位,我情有独钟的是绣花或有蕾丝花边装饰的服饰。逛商场,只要是类似风格的服装品牌,不管是少女型的,还是成熟型的,总能吸引我的眼球,挪动我的脚步。或欣赏,或试穿,无论是否购买,都能满心欢喜。记得在2002年的春季,我下班路过具有民族风味的“悦凤”店时,无意瞧见里面有一件大红色的绣花旗袍,很耀眼的。我心里一热,眼睛一亮,就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仔细端


旗袍,岁月深处的一抹嫣红

瘦月凌空,梅雪情浓,匆匆的一冬,藏了春红,葬了梧桐,锁了一季青梅的梦。思想的风,把一树树的繁花唤醒;灵魂的窗,早就吹开了苏提飞莺!春意渐浓,想写下温暖的字形,想书出对旗袍的吟咏!喜欢旗袍,岁月深处的一抹嫣红,在烟雨红尘中荣辱不惊,风情万种。是云水禅心间的一抹珠锋,了了几笔勾勒出烟骨的灵动。她是遗世的梅花,独守着一帘幽幽的时光,笑到倾城;她是一池荷的娉婷,或淡或浓,独守着佛前的一点素心从容,散尽清灵


那个穿旗袍的女人

去年暑假,闲居家中,常去北街邮政大楼对面的新华书店。一是为了去看孙浩辉的《大秦帝国》,二是因为那里幽静,是消暑的好去处。书店总是很冷清。我进去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坐在书店的角落里的一张竹藤椅上。那张竹藤椅似乎有很多年的历史了,它的四周被一层橙黄的颜色包围着,在窗外射进来的光线的衬托下,仿如一片堆积的黄金。她有些慵懒的斜靠在竹藤椅上,手里捧着一本《于丹论语心得》,脸差不多全被挡住了,我只看见她高高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