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纯美的年龄3

      在最曼妙的年龄里,就应该肆无忌惮的去追求理想,进不敢进,退不能退,最不像这个年龄应该拥有的性格。年轻是资本,也是力量,拥有无穷的精力,不能像个老者,没有朝气的虚度了光阴。那么就迈开激情的脚步吧。 你有没有觉察到,我们在老去,激情在退却,理想都在现实中懦弱了。前进的脚步变慢了,生活的道路也没味了,自己的模样远离了自己喜欢的造型,不知不觉中,青春在远去的道路上


最纯美的年龄2

青春岁月,我们最美好的年龄,最纯美的时光,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让这段时光泛着淡淡的忧伤。 纯美的时光生活里,我们总是有许许多多,杂乱无章的想法,没做什么,却觉得心力交瘁。忙碌的生活,是一种身体的疲惫,悠闲的光阴,是一种虚度光阴的烦躁。总想让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却又在人群中渺小的不能再过渺小。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怀着一个梦想,却觉得遥不可及? 我不想忧伤,觉得肆无忌惮的笑,就能开心的迎接明天,可是身边


别被年龄绑架了

      从我出生开始,就已经和年龄纠缠不清了。我们必须按照每个年龄阶段的标准活着,有时候只要偏离标准,就会成为异类,就要被迫改变自己以求达到标准。别被年龄绑架了,人生该由我们做主。       从幼儿园开始,我的学业就和年龄有着分不开的联系。几岁该上小学,读完了小学,就到中学、大学,经历中考、高考等成绩验证方式,就这


女人的年龄

  每当有人小心翼翼地问我:“很不好意思,冒昧了,我能问你的芳龄吗?”  我总是很坦然地说:“三十二,我今年三十二岁啦。”  是的,我不惧怕年龄——因为我深信,每个年龄段的女人,都有她那个年龄段特有的美丽。  十七八岁是清纯的年龄,不施粉黛却胜似出水芙蓉;二十五六是待嫁新娘的年龄,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令人疼爱的娇色;三十岁是为人母的年龄,在午后的阳光下晃动摇篮轻唱儿歌的自信是最美的;四十岁是沉稳的


女人的年龄

每当有人小心翼翼地问我:“很不好意思,冒昧了,我能问你的芳龄吗?”我总是很坦然地说:“三十二,我今年三十二岁啦。”是的,我不惧怕年龄——因为我深信,每个年龄段的女人,都有她那个年龄段特有的美丽。十七八岁是清纯的年龄,不施粉黛却胜似出水芙蓉;二十五六是待嫁新娘的年龄,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令人疼爱的娇色;三十岁是为人母的年龄,在午后的阳光下晃动摇篮轻唱儿歌的自信是最美的;四十岁是沉稳的年龄,岁月


活在自己的年龄里

太阳下山,夜幕降临,看月亮爬上来,或者,乌云密布,雷声滚滚,一场小雨淅沥或大雨倾盆。司空见惯的自然迹象里,早已成了一种亘古。大自然用它活着的方式陪伴着我们每代人每个人度过生活,我们是否在同样的轨迹下活出各自年轮的轨迹?崇尚孤独学生时代,只是浅尝孤独,待它落下帷幕后,才发现,真正的孤独才漫漫袭来。有人不断反刍,念念过往的美好;有人不断奋斗,选择活在当下。过往与当下,都是由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拼凑


心随年龄一起成长

  睡在下铺的兄弟,卧谈闲聊的哥们,你的梦中会否出现我的身影,在你孤独无助的时候是否还会想起我?    挥手告别的车站早已清除了我们的足迹,乘风破浪的列车驶向新的聚点。从此,穿梭的路途多了你我,漂泊的岁月紧拽衣角,他乡奋发的你们是否安好?    两年,走过许多地方。我是一条游荡在大海里的小鱼,纵然使尽浑身解数,泛起的仅仅只是一丝涟漪。向往外界新鲜事物,紧跟追随,来过又离去,只为青春


女人的年龄

每当有人小心翼翼地问我:“很不好意思,冒昧了,我能问你的芳龄吗?”我总是很坦然地说:“三十二,我今年三十二岁啦。”是的,我不惧怕年龄——因为我深信,每个年龄段的女人,都有她那个年龄段特有的美丽。十七八岁是清纯的年龄,不施粉黛却胜似出水芙蓉;二十五六是待嫁新娘的年龄,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令人疼爱的娇色;三十岁是为人母的年龄,在午后的阳光下晃动摇篮轻唱儿歌的自信是最美的;四十岁是沉稳的年龄,岁月的流逝


在我们这个年龄

  身着一身素衣  撑起一把油伞  和烟雨交织的我们也算是一首诗吗?  青春闲愁,总有数落不尽的伤及思绪。斑斓流年,摇曳了漂浮不定的流离。梦若琉璃般美好,又似琉璃般易碎。暗灰色的记忆,点燃了来不及凝结的思绪,在我们这个年龄,总会被忧伤冲淡了方向。  我隐隐感到我迷失了方向。  暮夜的风,吞吐着寂寞。夜凉如水,凄静无言,冷月当空,意尽万眸。  天冷了,


我们都到了略显尴尬的年龄

年初二我和老陈大半夜坐在马路牙子上喝酒。这家伙和我从高一起就是好基友,转眼我们的友情将近十年。老友相聚,总能提到以前,高中时一起犯的傻逼,大学里一起熬夜通宵,那时大家好像都无所事事,总是一个电话就能聚到一起。现在回头看,身边的人,也就只剩那么几个。老陈年初三就要回银行上班,他喝酒总是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吹瓶,人送外号“雪花小王子。”这货又拿起一瓶啤酒准备和我一饮而尽,我忍着满肚子往外冒的啤酒气


心随年龄一起成长

睡在下铺的兄弟,卧谈闲聊的哥们,你的梦中会否出现我的身影,在你孤独无助的时候是否还会想起我?挥手告别的车站早已清除了我们的足迹,乘风破浪的列车驶向新的聚点。从此,穿梭的路途多了你我,漂泊的岁月紧拽衣角,他乡奋发的你们是否安好?两年,走过许多地方。我是一条游荡在大海里的小鱼,纵然使尽浑身解数,泛起的仅仅只是一丝涟漪。向往外界新鲜事物,紧跟追随,来过又离去,只为青春谱写插曲。漂浮在海面,不停地搜寻,寻


岁月苍老了红尘,年龄凝固了梦想

伴随着连续几天的沙尘暴渐渐平缓,灰蒙蒙的天空似乎有落雨的迹象。风还是在呼啸,树叶在不停的摇摆,抖落着点点灰尘,落差与叶与枝的一线天,隐约间看到豆大的杏子,在苍白无力中挣扎。忘记了将早晨的闹铃关闭,和往日一样,同一时间闹铃响起,打扰了我的美梦,只能在美梦的延续里穿好衣服,进行着每天同样的动作。沏一壶老茶,坐在电脑前随意的翻看着各种文段,新闻综合、视频报道、奇闻怪事等等。尽情的注视着网里网外,环球世界


年龄

岁月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它怕所有人将它忘却,所以用了一种很及端的方法,变成了一把刀。当青春逝去,便会每天的在我们的脸上划上一刀,于是皱纹名符其实地成了岁月的痕迹。年龄大些的人前辈们见到我们总是在一成不变地说“年轻真好”。年轻到底是指什么,年龄吗?六十岁的人说四十的年轻,四十的说二十的年轻。在那些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人的笔下,年轻二字超乎了生理,于是在社会上产出了&ldqu


年龄(原创)

年龄(原创)佛云:不可说。我说:不告诉你们。时间说:告诉你们也白搭。历史说:不过是恒河里一粒沙。山川说:流水也未必知道我的年龄。大海说:我与你们同在的岁月已经很多。衣着时髦的苹果说:我很年轻,可以挥霍大把的青春。衣衫破烂的乞丐们说:我们是这个社会永久腐朽的缺陷。大腹便便的肥肉们说:我一定要把自己冷冻到永生不死药出现的时代。一粒尘埃飘浮在空气里说:“给你年龄,你就能


在我们这个年龄

身着一身素衣撑起一把油伞和烟雨交织的我们也算是一首诗吗?青春闲愁,总有数落不尽的伤及思绪。斑斓流年,摇曳了漂浮不定的流离。梦若琉璃般美好,又似琉璃般易碎。暗灰色的记忆,点燃了来不及凝结的思绪,在我们这个年龄,总会被忧伤冲淡了方向。我隐隐感到我迷失了方向。暮夜的风,吞吐着寂寞。夜凉如水,凄静无言,冷月当空,意尽万眸。天冷了,将人裹严。人也就丧失了情感。只是淡淡感伤溢于言表。忧伤是青春的譬喻。孤身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