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向着韶山跑

  火车向着韶山跑    韶山,红太阳升起的地方,全国亿万人民心驰神往瞻仰的圣地!    我记得上初中时,语文课里一篇唯一的游记,就是描述伟大领袖毛主席故乡韶山的。在作者的生花妙笔下,韶山成了全球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唯一福地。广大师生那时候都无缘亲睹一下韶山的神奇和美丽,谁不心向往之?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山里的孩子即使撞巧能碰到一辆汽车从身旁驰过准会追着车屁股跑,为的是能张大鼻孔狂吸几口难得


向着朝阳的方向!前往

那是一片来自远方的灵魂, 向着朝阳的方向, 有黎明的向导,开满鲜艳的花 指引一片陌生的梦, 给我的黎明是一次向望 想着开始的路,一路走来, 有朋友的笑容萦绕在眼畔,   是久别的生逢又彼此增天更多的热情, 也许今天的花儿开的更鲜艳。 那是眼角的喜悦, 挂着一丝丝欣然。 哪是一片落叶的方空,在落日的余辉中有我的季节, 新


向阳花,向着太阳

那美丽的天空总是一望无际,有粒种子埋在云下面,营养来自这满地的污泥,生根发芽仍然顺从天意。想要勇敢的像这花儿一样,生生不息,在这个季节,开出一片灿烂的花海。金色的阳光一般的,可以温暖心里的冷漠和麻木,像一个信仰,在黑夜里照亮全部的黑暗,就像它的含义:向往光明,厌恶黑暗。这向往光明的花,给人们带来了美好的希望,在沮丧难过的时候,微笑的去面对,就算泪如雨下,也会抬着头,继续微笑。多么想去勇敢的追求自己


你的微笑向着谁

  你跟我说过,你的嘴角微微上扬的时候,你是最幸福的。  今天,看到你的个性签名了,你说:看着,读着,你写给我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嘴角就上扬了,亲爱的,我现在能为你做的,就是用心呵护你,用心爱你。  我在想,你的那个她是谁呢?她现在应该很幸福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用怎样的心情敲出你的这段话,那个瞬间,我的心真的很痛很痛,那种隐隐的痛,我找不到一个词来修饰,我想这种痛也用不


曾是情终是梦别离记得向着暖阳微笑

  单薄的年华在这纷纷扰扰的尘风中,渐渐逝去,凌乱了谁的经年。  爱上你也许只是因为一个简单的凝眸、一个娴雅的走姿、一枚恬静的微笑;一个在流沙的岁月雕琢下却越加脱俗的身影。一袭素衣,只身人海中,宛如叶荷徜徉在潋滟粼粼的湖面上,和风涟漪,如诗者、浅墨下写意的素景。  乐声曼妙,清隽悠扬。不知是谁先在文字里吹响了绵笛,是谁在文字间解语?盈盈的笑靥里溢着藏不住如玉的温柔。红粉水袖轻挽湘帘


火车向着韶山跑

韶山,红太阳升起的地方,全国亿万人民心驰神往瞻仰的圣地!我记得上初中时,语文课里一篇唯一的游记,就是描述伟大领袖毛主席故乡韶山的。在作者的生花妙笔下,韶山成了全球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唯一福地。广大师生那时候都无缘亲睹一下韶山的神奇和美丽,谁不心向往之?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山里的孩子即使撞巧能碰到一辆汽车从身旁驰过准会追着车屁股跑,为的是能张大鼻孔狂吸几口难得一闻的汽车尾气。火车,从<<铁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一片叶子  也要向着日光洒下的方向  灌木丛中的小草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烧焦了翅膀  也要飞向灯光闪烁的方向  夜里的飞虫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只是分寸的宽敞  也要向着阳光照射的方向  住在都会的孩子们啊


向着我想要的生活的方向一直努力着

在深秋的日子里努力的使自己沉淀再沉淀也许这是对自己最好的安慰当心受伤到不能再承受任何的打击我选择逃避不给自己机会或者把自己封闭在无人知晓的角落我一直在等待等着一眼能够看穿我,而不是只看到我的表面的人对于一些人我根本不想解释因为我确定能贴近我的人不用解释我会一直等下去就在不远方


向着朝阳的方向!前往

那是一片来自远方的灵魂,向着朝阳的方向,有黎明的向导,开满鲜艳的花指引一片陌生的梦,给我的黎明是一次向望想着开始的路,一路走来,有朋友的笑容萦绕在眼畔,是久别的生逢又彼此增天更多的热情,也许今天的花儿开的更鲜艳。那是眼角的喜悦,挂着一丝丝欣然。哪是一片落叶的方空,在落日的余辉中有我的季节,新的一片是新的开始,在我们的脚下有更多记忆的花。一开始我们都是幼稚的小孩向着天空的一脚发出自己号角,在每一个星


火车向着韶山跑

火车向着韶山跑韶山,红太阳升起的地方,全国亿万人民心驰神往瞻仰的圣地!我记得上初中时,语文课里一篇唯一的游记,就是描述伟大领袖毛主席故乡韶山的。在作者的生花妙笔下,韶山成了全球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唯一福地。广大师生那时候都无缘亲睹一下韶山的神奇和美丽,谁不心向往之?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山里的孩子即使撞巧能碰到一辆汽车从身旁驰过准会追着车屁股跑,为的是能张大鼻孔狂吸几口难得一闻的汽车尾气。火车,


向着北方的北

世人用很多、很多“之最”,赋予世上最为“之最”的地方,例如:世界之最高峰珠穆朗玛、中国之最大湿地额尔古纳等等。然而,有一个“之最”静守黑龙江之尾,雄居鸡冠之上,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与之争峰,它就是中国之最北点-北极村。最北,以一种地理位置上的独特,赋予中国四大极点之一的北极村。从南面吹来的风,穿过这小小边陲村落,抚摸着这里的每一扇窗,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子,每一朵花和每一条小路,却带不走北得不能再北的孤


向着炮火是使命还是浮云

文/程旺今天看了部电影,名叫<;<;向着炮火>;>;。说的是在南北韩分裂战争中,北韩71个学生兵为支援前方主力部队,勇守战略要塞,最终全部光荣的战死沙场。抛头颅,洒热血!何其之壮哉!这是电影所诠释的。原本是一个个善良的学生,被战争洗脑后成为疯狂的嗜血魔王。就连不到5,6岁的小孩也拿起冲锋枪,高喊着我都听不懂的口号,踏着敌人的尸体,象头野兽般冷漠无情的杀戮一切!其实很早的时候


向着朝阳的方向!前往

那是一片来自远方的灵魂,向着朝阳的方向,有黎明的向导,开满鲜艳的花指引一片陌生的梦,给我的黎明是一次向望想着开始的路,一路走来,有朋友的笑容萦绕在眼畔,是久别的生逢又彼此增天更多的热情,也许今天的花儿开的更鲜艳。那是眼角的喜悦,挂着一丝丝欣然。哪是一片落叶的方空,在落日的余辉中有我的季节,新的一片是新的开始,在我们的脚下有更多记忆的花。一开始我们都是幼稚的小孩向着天空的一


向着太阳歌唱

窗台的夏堇长得郁郁葱葱的,十分茂盛。它的花小小的,像一个个小喇叭,十分神气地向着太阳唱着歌儿。这一从夏堇开着绯红色的花,嗯,它的花并不是整朵的红,而是白色的底,在花瓣的末端有一片小嘴唇似的嫣红,像小姑娘娇艳可爱的嘴唇一般。开得正盛的时候,就好像一群可爱的小姑娘骄傲的扬起头,让人看到她们娇妍的红唇,耳旁仿佛有一串悦耳的歌声飘过。夏堇的花能开好几天,几天过后,就谢了。但是,只要再过几天,它又会鼓着一股


向着辽河走去

我小时的记忆里没有辽河,只有被称作辽河支流之称的东辽河。那是离我家不算很远的一条河。小时去叔叔姑姑家要过东辽河,因此在我小时的记忆里有东辽河。东辽河是很大的一条河,至少在我的家乡那一带,东辽河是最大的河。我儿时常常玩耍的冬青河,据说就是汇入东辽河。别看平时的日子里东辽河不温不火,缓缓流淌。可是一发水,可就不是那样,也会波浪翻涌,也会淹没河两旁的庄稼。如果赶上不发水的时候,过河只需趟过去就行。可是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