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在不经意的年生,回首彼岸,纵然发现光景绵长

我总是躲在梦与季节的深处,听花与黑夜望尽梦魇,唱尽繁华,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恍惚中,时光停滞,岁月静好。总是不经意的想起,那些曾经握在手中苍凉的岁月,总在不经意的年生,回首彼岸,纵然发现光景绵长。 告别了那些个恣意张扬的青春,眼角的细纹诠释了苍老的一段年华。曾任性过,执着过,爱过,伤过,颓废过,退褪尽风华,我依然是我,依然站在彼岸守护着属于自己的幸福。只是,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男孩。猛然间,


突然发现

突然发现,有时候我们不知道可以给谁打电话 即使打了电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个人的日子,曾经以为自己可以过得很好 此时却发现自己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我想一个人的时候 体味着什么叫做孤单 一个人的时候体味到不知道想说的话给谁说 一个人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做的饭菜没有之前的那么香 一个人的时候逛街突然没有了激情 一个人的时候突然觉得做的好多事失去了原本的动力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的觉得这般的


细节发现美

智慧:渴望好的物质全揽,结果只会适得其反。(一)雾散天明“哎,我现在真是前有刀山,后有火海,满身荆棘,举步维艰啊!”一人叹道。友人笑答:“那还不简单。”……“那你就上刀山,下火海,欲火重生,飞越荆棘,腾云直上九天云霄咯!”智慧:凡事都必有解决的门道,只盼有心人。(二)顽石顽石常居于华山之


黄山——惊人的发现(19)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黄山峰峦奇立,仙境迷幻,怎能不名高天下。黄山,我早以知晓,也来过数次,就是不留文章,而”漓江一游”的文章虽成稿于十一年前,今日一发不可收发,一并补了这黄山游文。黄山有名,不在山高在山奇,被人称为”天下第一奇山”黄山的奇是它的树,黄山的树最绝的是松。树是山的卫士,也是山的钟爱,有树的山更加气象万千而引人入胜,黄山的松不仅美,最惊人的


子时-我发现

有些事情 似乎真的已经模糊不清了 有些人们 似乎注定只是心中某个无名旅客 他或许给你带来了短暂的幸福 但谁也不愿将他抹去 哪怕是种痛苦,也愿意记住 这些所有的所有 或许不再 但是我愿相信 这些 会由另一个人 再次带会给我 那些美丽,那些心动....还有那些沮丧.


偶然发现

游完波浪坡回来的路上,我发现了东篱、江湖两位先生的偶然发现。我们在那个小山村的一户农家喝水小憩、等待聚拢大家的时候,东篱先生看到一垛木柴中,一根弯弯曲曲的树根,黄中透着白色,便不由脱口而出:“这截树根,很有味道!”哪成想,这话却被另一个人听到。谁?江湖。就是下图中这个戴着遮阳帽、悠然抽烟的老兄。 江湖老兄属兔的,兔子的耳朵灵,腿脚也麻利。只见他迅速朝着东篱说的地方看了一眼,起身就把那根树


我才发现

  我才发现,其实我什么都不是;    我才发现,其实我一直在贬值;    我才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变化太快;    我才发现,过往的一切都变作白纸;    当我发现,也许已经太迟!    不敢相信,你原来这么的无知;    不敢相信,你觉得什么都不值;    不敢相信,变心的翅膀飞的这么迅速;    不敢相信,痴迷的脚步已然迈的太迟;    当我相信,原来自己白痴!    也许一天,记忆真的被眼泪


走进社会后才发现自己有几斤重!

走进社会后,发现这个社会并不是自己在学校的时候想的那么美好,现实总把我美好的幻想抹杀的一文不值,现在做着一份自己很不喜欢的工作,挣着刚刚够养活自己的薪水,而且工作十分的累。每当自己累的时候,就会咒骂这个社会为何这么的残酷,但除了抱怨自己又能怎样呢,我明白我比起来其他很多的人我还是幸福的,但我真的无法忍受现在的生活,发现自己现在非常的颓废,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劲,我想给自己一段时间去思考,自己到底能做些


不敢转身,就想等你忽然发现

背景音乐已经调好了,或许这个旋律不是我的最爱,可是好想和你一起听,好期待你能听懂那些歌词在我心中的分量。 日记已经写好了,即使没有什么动人的句子吸引人,最新的照片也挂上去了,即使没有什么可以晒的,只是想让你多关注我,可是你总还是习惯问我最近在干嘛,怎么对你说才好呢,原来你那么忙,来来回回的访客中,却从来寻觅不到你的足迹,我的心又该何处去放才好。只能说些无聊的话,不是没什么,就是上网,上课,吃饭,睡


发现高中

耳闻高中,是无边的苦海,唯有挣扎是岸;  目击高中,如前沿的阵地,半步亦不能退;  进入高中,才深入地感到,高中是一把张紧的弓,背负千斤又不可松弛,堪称既苦又要害。  说的日子苦,绝不夸大,说功课多,毋容分辨。一天到晚,无不跟纸笔打交道。凌晨饥餐辘辘,午时疲惫不堪,晚上挑灯夜战。打盹时,头碰到桌子叫苦连天。即使云云,当心老是上策,否则,生铁就有可能焚烧成5氧化2磷,气得化学教师直...


无意间发现什么都没留下

自己坐沙发:突然发现已经来这个城市6年了,认识这些朋友也三四年了。心里好不感慨,以至于半夜还跑出去和他们喝酒K歌。每个人都有太多太多转变!回来得时候,朋友醉了,哭了,却不知道为什么醉,为什么哭,本想安慰她几句,结果她确说哭也要理由吗?羡慕她可以如此的放纵自己!一年就这样过去了,一回头,我什么都没留下,也没有什么给我留下~情绪突然间很低落,可是又能怎么样呢,日子还不是一样的要过?不过庆幸的


不知从何时起发现自己变了

  时间的沙漏沉淀着无法逃离的过往,记忆的双手总是拾起那些明媚的忧伤。谁曾从谁的青春里走过,留下了笑靥,谁曾在谁的花季里停留,温暖了想念,谁又从谁的雨季里消失,泛滥了眼泪  ————题记  逸枫  不知从何时起每有写日记了,不是因为忙,也不是因为没有时间,有些事情想不通,也不想去想。但是,还是会想。会困扰。虽然别的看法我不是很在意。但却只是对于我自己,对于我身边的人却很在意


爱过才会发现

以为自己失去了什么以为他终究与自己无关 确实一直在等待又不断地无奈 其实他早已来过只是最后离开踪迹被掩盖 可是我们不在同一个世界所以就算时光能被倒流我依旧没法回头 也许只能放他走然后抬起自己的头挤出一丝笑容与回忆一起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收藏(0)顶一下(2)


我才发现

我才发现,其实我什么都不是;我才发现,其实我一直在贬值;我才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变化太快;我才发现,过往的一切都变作白纸;当我发现,也许已经太迟!不敢相信,你原来这么的无知;不敢相信,你觉得什么都不值;不敢相信,变心的翅膀飞的这么迅速;不敢相信,痴迷的脚步已然迈的太迟;当我相信,原来自己白痴!也许一天,记忆真的被眼泪打湿;也许一天,所有一切我已觉不齿;也许一天,你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骄横;也许一天,我真


我才发现

我才发现,其实我什么都不是;我才发现,其实我一直在贬值;我才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变化太快;我才发现,过往的一切都变作白纸;当我发现,也许已经太迟!不敢相信,你原来这么的无知;不敢相信,你觉得什么都不值;不敢相信,变心的翅膀飞的这么迅速;不敢相信,痴迷的脚步已然迈的太迟;当我相信,原来自己白痴!也许一天,记忆真的被眼泪打湿;也许一天,所有一切我已觉不齿;也许一天,你终于明白了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