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张咖啡券

  “我不在家,就在拉芳舍,不在拉芳舍,就在去拉芳舍的路上……”自从第一次在公交车的广播里听到这句充满罗曼蒂克的广告语后,我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拉芳舍。我爱“拉芳舍”这个浪漫的名字,钟情于她与众不同的设计风格,更痴迷于这句几乎一夜之间风靡大街小巷且让我在梦里都念念不忘的经典广告语。我想我就这样爱上她了,尽管到现在都未曾触


两张假币

?刚过春节,妻子吩咐有才把家里的四千元钱送银行存上,说放家里操心。有才很听话地从家箱子底角搜出四千元送往银行。银行出纳小王姑娘很热情地接了钱。当她把钱放入验钞机验数时,竟然从中验出两张百元面额的假币,这着实让有才大吃一惊。小王将两张假币递给有才,并嘱咐他以后要千万谨慎,然后将其余的3800元打了张存折递给有才。??心情沉重的有才回到家里,将这一不幸告诉妻子,并问及这4000元钱的来路。妻子先是一怔


两张去上海的火车票

那一夜,她哭了,他也哭了,不知为何校园的大门就是不关。月亮望着湖面,静静的流珠。高中的大门上写满离别的情殇。曾几何时,为了他们的大学梦。一起走进高中的大门。他骑着单车,她背着粉色双肩包。他迷茫,她忧伤。一个下雨的夜晚,他为她撑起雨伞,爱心的伞,化为了爱情的虹。她在他的眼里找到了自己,他把他的心底留给了她。他的呵护换来她嘴角清新的微微上扬,两人在雨中,漫步,徜徉。雨水温暖着两人的心房。为了她,他被雨


两张假钱的得来

开学了,要取钱来报名,不然这书也别想读了。不管你怎么穷,怎么舍不得用钱,但学费还是必须要交的。这不,早上去银行把钱取来要交报名费。钱到是取来了,不过老师们却下班吃饭去了。  反正有的是时间,漫漫交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在寝室瞎坐着,没事干。老K(我一室友)说要去去钱报名,结果银行下班了,说要我帮他垫上。老实忠厚的我一贯喜欢做人为乐,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下午老师们上班了,于是我们去报名,


两张咖啡券

“我不在家,就在拉芳舍,不在拉芳舍,就在去拉芳舍的路上……”自从第一次在公交车的广播里听到这句充满罗曼蒂克的广告语后,我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拉芳舍。我爱“拉芳舍”这个浪漫的名字,钟情于她与众不同的设计风格,更痴迷于这句几乎一夜之间风靡大街小巷且让我在梦里都念念不忘的经典广告语。我想我就这样爱上她了,尽管到现在都未曾触摸过


两张假钱的得来

开学了,要取钱来报名,不然这书也别想读了。不管你怎么穷,怎么舍不得用钱,但学费还是必须要交的。这不,早上去银行把钱取来要交报名费。钱到是取来了,不过老师们却下班吃饭去了。反正有的是时间,漫漫交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在寝室瞎坐着,没事干。老K(我一室友)说要去去钱报名,结果银行下班了,说要我帮他垫上。老实忠厚的我一贯喜欢做人为乐,就答应了他的请求。下午老师们上班了,于是我们去报名,我就连他那分55


两张假钱的得来

开学了,要取钱来报名,不然这书也别想读了。不管你怎么穷,怎么舍不得用钱,但学费还是必须要交的。这不,早上去银行把钱取来要交报名费。钱到是取来了,不过老师们却下班吃饭去了。反正有的是时间,漫漫交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在寝室瞎坐着,没事干。老K(我一室友)说要去去钱报名,结果银行下班了,说要我帮他垫上。老实忠厚的我一贯喜欢做人为乐,就答应了他的请求。下午老师们上班了,于是我们去报名,我就连他那分


两张车票

半个夕阳已经隐没在我们身后的山岗上,公司送我们夫妻俩去杭州车站的现代车,却还在瓶窑与良渚之间的104国道上。登上等不着了。这是国庆假期的前一天,白天我打了六个电话,原先乘坐的过路班车,在起点站就已经客满了,于是只得绕道杭州。十七点整到达九堡。九堡车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售票窗前的长队已经排到了楼梯口。我们正在犹豫,忽然一个少妇走过来,一只手抱着大概才几个月的小孩,一只手里拿着两张车票。“先生,这是6


方塘的两张照片

明媚的清晨,又要经过那片池塘,还是不去的好,换条路走。不巧,又遇上修路,不得不经过那片塘子。“走错路了?”我自问自地在心鼓上敲着重锤,不敢确信地判断。“为何走进了朱自清的荷塘?不,确切地说,是走进了莲池。”就是那一片方塘,称不上大,只是城市小小一隅。我不得不驻足望一望,这样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好。方塘的四角种上了水莲花。水面的对称轴把树影楼影克隆在心里。水中有蓝天白云,还有指向远方的飞机线,渐渐散去。


两张照片

在我的人生长河中有两张珍贵的照片。 第一张照片是在家乡村子里拍的。我们的小村子只有九户人家,却有两个池塘。大的在高处,呈一个锐角三角形,水面足有两三亩大小,周围光头光脑的,没有什么景致。南面一路之隔的是一眼小池塘,仿佛大池塘膝下的儿女,静静地卧着。小池塘杏眼一般,水面只有百十平米,但东西两边的榆树、柳树、桑树、槐树一律长得郁郁葱葱,枝条一律争着向水面斜伸出去,好像眼睛上下长长的睫毛。那是村子


两张照片

天我翻起我的相册,欣赏着我的照片,有两张在同一地点,周围景色却迥然不同的照片吸引了我。 第一张是我一岁时在紫荆山公园照的,当时穿着一件小红棉袄,手里攥着两张公园的门票正骑在妈妈的脖子上看热闹。照片上的房子都是低矮的小平房。公园里的湖水发黑,里面还飘着许多垃圾。听妈妈说,当时我家还没买照相机,这张照片是请公园里的专业照相师给照的。那时进公园要门票,我们去的那天是星期天,爸爸排了好长时间队才


陆老师的两张脸

我们的班主任陆老师有两张脸。那一天,陆老师带我们去万亩畈游玩时,她总是满脸笑容,一边带我们游玩,一边给我们介绍各种花草树木,还很客气地让我们品尝了番茄和青瓜的滋味。每次我们得到行为规范示范班时,她比我们小朋友更高兴,总是亲手把奖牌挂在自己教室的门上。可有一次,陆老师在上语文课时,台下有许


两张照片

  ; 两张照片 450002  郑州市金水区文化第一小学 四三班 郭寒菲今天我翻起我的相册,欣赏着我的照片,有两张在同一地点,周围景色却迥然不同的照片吸引了我。第一张是我一岁时在紫荆山公园照的,当时穿着一件小红棉袄,手里攥着两张公园的门票正骑在妈妈的脖子上看热闹。照片上的房子都是低矮的小平房。公园里的湖水发黑,里面还飘着许多垃圾。听妈妈


两张照片

  在 一堂体育课上,体育老师带着我们玩砸“蚂蚁”游戏。 这个游戏的玩法很简单:全班同学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围成一圈,另外一部分在圈子里面做“蚂蚁”。围圈子的人拿两只排球砸圈子里的“蚂蚁”,“蚂蚁”要想办法躲避。如果“蚂蚁”被砸中就出局。谁不被球砸中,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游


父亲的两张脸

  别人只有一张脸,而我的父亲却有“两张脸”。     父亲是做生意的,时常在外奔波,很少顾及我的功课。然而,有一个星期日,父亲忽然问起我的功课。     那天晚上,父亲一进家门,便板着面孔拿过我的书包,问我数学作业。我怀着疑惑的心怀如实地回答了他。“现在不好好念书,将来做生意也只有亏吃!快,给我马上写到第68页,然后,我来检查。”父亲边说边丢过来一本数学作业,毫无商量的余地。“今天任务完成了,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