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屁股年代【花花的故事】


  1. :网友投稿
  2. :2014-05-30
  3. :66

    父亲过了晌午才从王家疲惫的回来,坐在院里的土台子上,从左边的口袋掏出装旱烟的小布袋,右边的口袋掏出烟纸,撮点烟叶卷上,在舌头上粘了粘,划根火柴点了,一个劲地吸,浓浓的旱烟就不断的从嘴里吐出来。母亲走到跟前陪着坐下,也不说话。坐了好大一会,才低低的问话:“烧了?”父亲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见他伸长着脖子朝着天空长长的呼出一口闷气,说了句“把你箱子里那包红糖拿过去看看她吧”起身走了。母亲从身上摸出钥匙,回到屋里,打开箱子取出一包用麻纸包的红糖出去了。那时候红糖很金贵,一般都是走亲戚看病人当礼品用。

  花花来到王家后,进财的父亲就央求队长给娃娃一口饭吃,安排了农活,加入大干社会主义的洪流中去了。虽然年龄小,但还是能得到一半儿的工分,这样分粮食的时候就可以得到一部分粮食,也算是自己养活自己了,还能给进财父子烧火做饭。后来花花的父亲来看过一回花花,没进门,坐在大门外要了一碗凉水喝。见花花能吃饱饭,脸色也红润了许多,算是放下心了。花花一直把父亲送到山背后,从此再也没见过他。

  花花和进财两小无猜,兄妹相称,花花则称公公为姑父,进财继续读书。花花在农业社的姑娘媳妇中逐渐熟悉了,大家发现花花手巧,会唱山歌。她和年龄相仿的几个姑娘分到一个组,混熟了,给队里地里除草的时候冒出一两句。姑娘们嚷嚷着要她唱,她也不推辞,给她们偷偷地来两句:白麻纸糊的个窗亮儿哎-风吹着当啷啷的响唻——。她们听着很新奇,就缠着不放,于是又唱,都是一半句,唱不全,就唱南桥担水唱得全些:“上河里担水路又远,下河里担水路不干,南桥底下九眼泉,三眼没水三眼干,留下三眼饮马泉”。不敢放开唱,声音压得很低,凄凄婉婉的,心疼。

  花花的脸上逐渐有了笑容。天阴下雨,地里去不了的时候,姑娘们就去花花家做针线活,还可以帮点什么忙,并且凑在一起互相讲些对方不知道故事听。花花就说他们那里的山势如何陡峭,牲口驮东西会滚下山去,男人们力气很大,地里种庄稼全靠力气,不像我们可以用到架子车,说着说着就抹眼泪。花花摸眼泪的时候,大家就一起抹眼泪,长吁短叹一会儿。大家在一起互相学习做不同花样儿,花花的绣花枕头最细,上面绣出梅花和喜鹊,能看得出喜鹊的眼睛和细而小的舌头来。她们的花线线是共用的,货郎来了就用剪下来的头发换了补上。

  好景不长,就在花花逐渐把自己当成真正的王家人,队里的农活刚刚熟练的时候,她的姑父——进财的父亲走了。起初,她真的以为是她的姑父,走的时候娘家父亲就是这么说的,说你姑父家有吃的,不会挨饿,先去混口饭吃。后来也没见父亲来接她,再后来不知怎么一点一点的自己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姑父待她就像自己的闺女一样,自己也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她的姑父是突然得了急性肠梗阻,这种病拖延不得,那天下午姑父突然捂着肚子在院里打滚,大队上有赤脚医生,花花疯了似的跑去叫,来了一看不行叫送县城医院,队里的几个后生用架子车拉到半路上就没了,听说肚子涨得像鼓一样的。下葬那天,花花哭得让全队的老老少少都泪流不止,在哭声中人们见到了一个明白的花花,人们真真切切的听见花花长长的叫了一声:爸!

  进财辍学,越来越闷,身体却让花花喂得像牛犊一样的壮实,走路噔噔噔的有了回音。渐渐地农业社把他俩当了主力,记最高的工分。别人家的厨房冒烟的时候她家的也一样冒烟,别人家点灯的时候她们家也点灯。不会过日子学着过,姑父去世后队上的年长者就这样劝过他俩。日子在花花的手里一个个打扮过去了。谁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花开花落的季节,谁也不知道花花什么时候有过第一个孩子。当然,她俩自己也不怎么明白。二十多岁的花花没孩子,队里人都不解,怎么会呢。其实花花是有过一个孩子的,小产了。花花只是记得她身上发生过一次很吓人的流血,一直从裤腿里流到脚后跟,一直印到脚下的田里。当时正是农忙,夏粮抢收,没敢声张,也没好声张,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有点晕,过一阵子便会没事了。后来队里的先生说了,就是那次小产,身体吃了亏。看着同龄人的孩子满地跑,花花的心思都在自己的孩子上了。

  在一个正月十五雪打灯的夜晚,花花生下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孩子,取名灯灯。

  母亲手里提着那包红糖到花花家的时候,院里人满满的。进财就像是个木头人,身子一动不动地歪着,满脸是泥土、泪水、鼻涕涎水的混合物,眼睛死死的盯着花花的屋门。周围的男人们说些奇奇怪怪的话,耳朵里进不去,成了个空壳。花花躺在屋里的炕上被几个壮实的老婆子按住不放,她要跑,要去追灯灯的影子。一会又像狮子般的吼上一声便一点气息都没有了。跟前候着的中医老先生赶紧掐人中,手指上捏,醒过来又要跑,如此反复,一个上午没消停。屋里所有的人一浪接着一浪的哭……嘴里骂着灯灯这个讨债鬼。

  全队的人们心里都装着石头,队长几天都没有吹起过那个上工的哨子。

  那个年代出生率高,死亡率也不低,但是孩子拉扯到十六七岁没成的,单就给了苦命的花花。自此,花花不会说话了,嘟嘟哝哝就那几句,谁也听不清。干什么都干不好,丢三落四的,却常常走失,好像是个没心的人了。多亏进财实心子,总是不知在哪里都能翻腾出来,领回家。

  直到花花三十八岁时,终于生下一个男孩,叫宝娃。收藏(0)顶一下(0)

  标签:屁股 年代 故事 花花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1. 无名指的诺言
  2. 再见吧,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