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屁股年代【翠翠】


  1. :网友投稿
  2. :2013-09-04
  3. :233

  为了求证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我再次问了问我的父亲。他是这个故事里的一位配角,主角都已销声匿迹,无法找到。他们的家在我小时候还在,一个只剩下残墙断壁的地方,生产队嫌碍事,修梯田的时候推平了,故事就这样深深地被淹没在深深的地下,知道的人越来越少。他们的故事很是骇人,以致从小到大,一遍又一遍地在我脑海里翻来覆去的显现,包括每一个细节,一直到现在。我想趁我会打字赶紧写出来,不然,怕是后来的人谁都不知道了。父亲听了听我大致的叙说,点了点头说,有的。

  这个村庄那天下午就很诡异,天空看似一场暴雨就要来临,却让一阵狂风刮得不知去向了,好似一阵带雨星子的旋风赶路。之后,太阳还那样照着,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西山和东山离得很近,中间就横着一条碱沟,我们叫碱沟其实是一条小河沟,下雨才流水,里面碱大,不长什么草。碱沟两边半山坡共住着十几户人家,翠翠家就在碱沟的西边,独门独户的,大门口一颗大柳树,从树的长势看,也是老户了。

  学校坐落在碱沟东边的山坡上,和我们十几户人家同建在高低不均的一块一块挖出来的平地上。

  太阳往西山背后掉,西山的影子就映在东山的半坡上,跟着西山的山形,形成明暗分明的的一条慢慢移动的线条,这个线条就是人们常说的太阳,互相说到下午的标准时间,就说太阳到哪了,太阳到碱沟畔上了,太阳到老榆树了,太阳到张家的墙墙上了这样。直到这个影子过了东山顶,这里的时间才和太阳无关了。

  太阳到学校大教室顶的瓦脊上的时候,放学的铃声响了。这个学校就三个班级,总共二三十个学生,在一个教室上课,叫复合班,就语文和数学两门课,教这个班时其他两个班自主做功课,或预习或温习。翠翠就在这个大教室的二年级。

  学生们就像一群驱散了的小鸡,叽叽喳喳地从学校的围墙口子出来时,不知道谁先看见的,干净的天空上演着一幕残酷的追逐。一只巨大的老鹰展开宽大的翅膀,盘旋在他们头顶不远的高处,和一群野灰鸽子展开大战,鸽子无处躲藏,只有不断地往更高处盘升,鸽群形成一个上旋的漩涡,他们的速度要超过老鹰上旋的追赶才能活命。孩子们看呆了,灰鸽子他们熟悉,一年四季和他们相伴,没见过这么大的老鹰,吓得心都要出来了,气都不敢出的盯着,幸好老鹰追的不是自己。这比戏里的包黑子轧人来得更真实恐怖。

  鸽群一直往上旋,老鹰跟着往上,一圈一圈地转,估摸着一圈要比一圈高许多,不然就追上了。这个时候他们比的是体力和耐力,鸽群转的圈小,老鹰转的圈大,但鸽群由于体力的差距高低距离明显拉得很远了,也许,这就是老鹰要的效果呢。

  在他们旋转较量的过程中,太阳往上跨了一大步,离开了整个学校的最高处,到崖边的一颗树上了。

  战斗在一瞬间结束,最低的一只灰鸽子体力不支改变方向,一头朝下,大家谁都没看见老鹰是怎么转身的,只是见它用爪子抱着,平稳地滑向远处的山脊。呵!

  学校唯一的老师,就是我的父亲,在送学生出来时,也站在校墙跟前看着。等老鹰的影子消失了,看得眼睛疼的时候,喊了一声,赶紧回去吧,黑了!

  他转身回到学校门口进去,回身要关门,一个学生飞快地跑了进来,是翠翠,后面也老鹰追似的,气喘得呼呼地。眼睛里的泪花花堵住了眼瞳,伸手揣住他最信任的老师的衣襟说:老师,我不敢回家。父亲说他当时就感觉这孩子是吓着了,没当回事,想哄哄她,七岁的女孩子看见这些害怕不足为奇。他蹲下来说,不用怕,世界就是这样的,弱肉强食,你看见了,你看不见的不知道多少呢,要是害怕我送你回去吧。可是翠翠已经哭出声来了,呜呜的一边哭一边说:今晚我爸爸要取了我的心,给我新妈当药引子,我害怕!越哭越厉害了。父亲觉得十分的好笑了,这孩子平日里并不胆小啊,怎么今天这样了。用骂的口气哄她,你肯定惹你爸生气了,你不听话试试,回去吧,啊!你听话你爸就不会把你的心当药引子了啊。这样连哄带吓的把翠翠送出校门,看着翠翠往自己家的那条路上去了,摇了摇头,才再次返回学校关上门。

  用孩子的心做药引子的事,只是个传说,属于妖魔鬼怪之类的事,中医上据说先前有过类似的说法,吃了人心可以治伤寒,但在人们的心目中都是吓唬小孩的话,父亲说他就当是翠翠的父亲吓唬翠翠的,想都没想就改作业,改完了做饭。翠翠新妈长年害病的事倒是知道些。

  父亲吃了饭,夜色已经很重了。点了灯,把自己的碗筷集中在锅里,准备要洗的时候,身后嘭的一声巨响,吓得他一下子蹦了老高,说那次是他这辈子蹦得最高的一次了。条件反射似地回头一看,是暖水瓶爆了,竹条编的残骸,像自杀了似地倒在地上,散着热气。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糊涂,不知所措。这回是他自己吓着了,今天的一切怎么这么离奇啊。在整个事件过去后,他做了多少次实验,研究,终是没能得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暖水瓶是放在桌子跟前靠墙的位置,那个位置是固定的。他每样东西都有其固定的位置,这事我是知道的,他要是不在,谁动了任何东西他很快会察觉。

  这晚暖水瓶莫名其妙地爆炸,却让父亲不由猛然联想到了翠翠。父亲后来说我算是半个知识分子吧,相信神灵,就从那个暖瓶开始了。

  暖水瓶爆炸,父亲神差鬼使地去了翠翠家。后来他也解释不通,天那么黑,要过碱沟,碱沟里的小路白天都很难走,谁走都和小脚老太太一样地拐。他怎么会沿着那微弱的路的白光一路小跑呢,

  到了翠翠家,爬在门口听了听,里面人说话,不好进去。在门缝看,有人影晃动,莫非翠翠的话是真的?心里急了,试了试大门在里面关着。回头转了一圈,见树下躺着一根粗大的树干,估计是他家要盖房子的檩子,抱起来一头搭在墙上,蹭蹭蹭爬上去跳进了院子。对这件事他还是无法说得清,那时候虽说年轻,但那么重的东西平日里怕是三个人都吃力了。

  父亲跳进院子,才真正知道了翠翠的话是真的,已经听见了翠翠的哭声了。他悄悄凑到窗子上听,翠翠在里面哭着说:“爸爸,在我后面取吧,前面取我害怕"声音颤抖不已。

  这时候的父亲就像神仙下凡似地,一脚踹开房门,见翠翠被捆绑在房柱子上,上衣已被退掉。一屋子的人吓呆了。父亲说,那一刻他杀人的心都有了,谁都没敢出声,谁要是说半点话语,他会一把捏死他。或许也是翠翠老师的身份怔住的吧。

  父亲用翠翠的衣服把翠翠包了让爬在自己背上,直接背到民兵连长的家,泪水和汗水把他的脸糊得没有平常的样子了。民兵连长带人去抓了他们全家连夜交公社,押了。总共四个,翠翠爸,翠翠新妈,一位是医师,后来查清是巫师,还有一位不明身份,大致上说是翠翠的舅舅,她新妈的远亲。

  这事谁都听了觉得不怎么真实,哪里有问题呢,是翠翠的爸吗?据传,翠翠爸在审问时自己说不清自己的事,死在监狱了,其余的几位没死,劳改去了。

  翠翠被解救,他的亲舅舅带过去抓养,转学了,谁都没再见过。

  小时候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很害怕,老看自家的柱子,是不是能绑人,或能绑我,老猜我妈是不是后妈呢。

  翠翠被解救,后来有传言,说是那个急促的暴雨来的时候,是一位外来的神仙来视察,还索要一对童男女,本地方神不愿意,又抹不开面子,怎么办呢?我们的方神是两位,庙里供奉两个牌位,一位是九天仙女中的老六,我们叫六姑,一位是白马大王,两位背着上级领导,童男找童鸽子代替,童女还是免不了,选中了翠翠。六姑心软,不愿意就此罢了,暗地里伸了伸衣袖,弄碎了暖瓶,惊动了先生,救了翠翠。

  这当然是后来人加的,当初没有这样的故事。

  早上起来,太阳从东山背后渐渐升起,东山的影子落在西山上,村里人又有了标准时间,太阳到西山顶上了,太阳到西坡杏树园子了,太阳到碱沟畔上了。

  标签:屁股 年代 翠翠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1. 丽江,消失自由的圣地
  2. 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