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屁股年代【花花的故事】


  1. :网友投稿
  2. :2014-01-20
  3. :247

  一

  一声凄厉的哭喊声撕破了整个村庄的黎明,父亲  一夜没回,母亲没有点灯就摸索着穿上衣服:“  一定是灯灯没了,  一定是灯灯没了。”自己嘴里念叨着麻利地下炕出门去了。我们几个孩子赶紧把脑袋缩进被窝里,紧张得喘着粗气。灯灯是王家的姑娘,病了有  一年多了,没了是死了的意思。东边的天空动了动,稍白了些,夜还在。母亲在大门外朝王家的方向看了看,见亮着灯,哭喊声长长短短地拧成绳了。接着听见各家的大门有咣当咣当的响动,知道是男人们都往王家赶了。母亲快步返,回关上大门,再顶上屋门,找火柴点上灯。我们都又伸出头来,看母亲坐在炕头上,昏黄的油灯下,母亲满脸的泪水,并压低着声音呜呜地哭着念叨:阿门来阿门来,你王妈妈阿门来,唉,叫婆娘阿门活来啊!  一时不能自己。阿门来是土语,怎么办的意思。

  我们都不敢出声,听母亲哭着断断续续说王妈妈的身世。由于我的父亲是识字人,王妈妈会常常拿家信来让父亲念给她听,然后写信。母亲自然知道的多些,长大后通过个别片段传闻的续接还是能大概捋出头绪来。

王妈妈名叫花花,是她的公公在大山上用  一担萝卜换来的,娘家苦,姑娘多,在  一点吃粮都没有的节骨眼上,她父亲将几个七八岁十几岁的姑娘  一个个换成能吃的东西充饥了。由于已经解放了不能叫童养媳,便给外人说是远亲逃荒来的。花花刚来我们队的时候还小,十二三的样子,说话跟我们不  一样。但长得娇,很勤快,把王家当自己的家。谁知这个公公不久就没了,硬生生把这对方圆几百里年龄最小的两口子撇下不管。让苦难  一桩接  一桩地向花花涌来了。

花花来的那天,她未来的女婿进财还在学校念书,他母亲在他不到  一岁时就去世了。听说是因为夏天去城里回来的半路上在哪乘凉,中风死了。是他父亲抱着他讨要百家奶养活的。进财放学回来看家里来了很多人,放下书包,背着手躲在门背后站着。书包也就是  一块旧布,把书包在里面用绳子缠着。他父亲找来邻居们做了  一锅洋芋菜,用城里打来的酒精兑了水,给前来道喜的亲戚邻居吃喝。“进财,过来给你爸爸们倒酒。”听见父亲喊,进财走到炕头边上,父亲却将  一个女娃娃推到他跟前,说:“进财啊,认  一下,这是你妈妈的娘家人,到咱家给咱们做饭,叫花花,以后就是你的妹妹。”听了这话,炕上的人都不再作声。虽然叫做酒席,但没有人表现出高兴的情绪来。进财和花花对视了  一眼,就按照他父亲的安排给大家逐个倒了酒。酒盅是借来的,小小的圆圆的白白的,很是好看。

客人慢慢散去后,家里就剩下他们三个。父亲带他们到  一眼新箍的窑里,腾出里面的杂物,打扫了  一会,就将  一张旧席铺在炕上,把  一条进财母亲陪嫁过来不舍得铺的新毡和新被子铺上,“进财,去把你的被子抱过来,花花刚到咱家,不熟悉,以后你就和花花  一起住吧,她  一个人不敢睡,害怕哩”说着直接过去拿过来进财的书包放在炕头上,走了。

直到天黑得要点灯的时间,进财的父亲才从外边回到院子里,明显在外面哭过。见花花  一直坐在院里的土台子上没动,就赶紧进去做了糊糊汤,里面打了  一个鸡蛋。鸡蛋平时是舍不得吃的,要卖钱,是今天的日子很特殊才打的。做好了叫进财给花花端过去  一碗,花花接过呼啦啦不  一会就喝光了。

  标签:屁股 年代 故事 花花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1. 谢谢你的爱
  2. 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