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哥任姐


  1. :网友投稿
  2. :2013-06-28
  3. :47

  在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就是袁哥和任姐她们两口子。一是乘务员,一个是餐车师傅。

  那是心酸的八年知青生活。只要我在村里梁山干农 活,收工时总爱独自一人爬到梁山顶,呆呆地眺望沱江对岸的史家乡,沉迷地看那连接成渝两地的铁路线。

  不管是暮色深沉或霞光染山,不论是细雨笼罩或娇阳灼人,我都爱站在那里。看见冒着浓烟,拖着长长的绿色车厢的火车,缓缓驶来驶去,,,,,,,就遐 想连天,思绪万千,心情是那样沉重和迷茫,还有艰苦和困苦的感觉,怀恋家乡深深的心境,有时黯然泪下,只有火车的汽笛声撞击心扉时,我才有一丝安慰,那是回家和回乡 途中,在车厢里受到的热情款待和关心,香喷喷的红烧肉和白米饭,那股香味至今不忘。那种至始至终的热情,视同家人似的关心,很少有人长期做到同情和不要回报,是我恋家的依托。回想那悠悠岁月,使我更加怀恋和袁哥和任姐相处的日子。

  唉!在那蹉跎岁月里,难道是图个行车方便 吗?不,人是要一点精神依托的。这是兄弟姐妹之情,怜惜知青之心,当时大爱无限,所以难以忘怀

  光阴似剑,日月如梭,三十年过去呢;换了多少日月星辰,经过了多少人生事件。三十年过去了我们还在走动,正是那至爱和我的感激之心。

  当我刚刚想退下来安逸享乐之时,多蹇的命运又出现了:我亏损地买了货运汽车,她—道秀炒股又失败。事情来得太突然,而且,负债累累,措不及防,困难重重

  这样的困境找谁谈谈?最可靠的当然是袁哥任姐。

  那是一个在她 们家里拜访的日子,她们讯听了我们的情况,—准备开馆子。随后,她们找门面看地方,不怨其烦,使人感慨!命运把我们丢向何方?最后选择了老本行-卖皮鞋。

  买皮鞋对我们来说都得从新学起。我们用母亲那里借来七百多元开张,第一笔业务是贵州方面的处理的警用鞋,很成功。赚了一千多元。从此决定卖处理皮鞋。

  发财就是机遇,一个消息传来沙湾皮鞋厂要处理库存1万双皮鞋。怎麽办?需要七八万元钱。自己有负债的影响,别人不信任,也借不到这许多。通过协商厂里,尽钱提货,多次提货,减少资金压力。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找到袁哥任姐,她门答应了,借了两万元。

  焦急的心得到安慰,还账的事就有希望,又一次麻烦他们。在她 们的帮助下,生意还很顺利。生意上加快周转,薄利多销,批零兼顾,尽快出仓。那时的地摊生意真好。

  当有资金时,我又向袁哥任姐借了两万元钱,将最后的几千双鞋全部接了。成堆的皮鞋堆放在几个库房,打磨后生意很好。

  从2003年2007年,我就靠这个生意支撑,维持了女儿在校的生活费,我们的生活费,还了贰拾万元的欠款,提高了那几年的生活质量。如果没有袁哥任姐的帮助,我也不敢回想这几年该怎麽度过?

  每当我想起这几年走过的道路,眼前就呈浮起袁哥任姐的面容,,,,,使人佩服。

  老山雀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1. 何时能,红尘相见
  2. 你伤我一整个曾经,我却,温暖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