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爱


  1. :网友投稿
  2. :2014-08-19
  3. :296

  编者按:心中有爱世界才变得更美好,很朴实的一个故事,很实在的对话,这个世界因为爱而发光!问好作者!

  新开发的小区不远,是一片亟待开发的村落。二姐一家就住在这里,村子里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人家都是房屋租赁户,二姐家也不例外。二姐家有三层主楼跟十多间平房,一楼跟平房全都出租了。租住于此的多是来自偏远的农村,有单家独居的,也有几人合租的。单家独居的,一般是做点小生意。有的开小饭馆,有的收废品;合租的多是民工,他们或给工程队干活,或帮人修缮房屋,出苦力;这里的人群有一共性,文化不高,收入也不高。

  偶尔也去二姐家坐坐,慢慢地对那些租住在那的人也有几分了解,尤其是丁师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租住在一楼右边的是小胡夫妇两,他们自己开一家小饭馆,每天早出晚归,跟其他的住户很少说话。左边住的是丁师傅一家三口,女人在家做饭,操持家务,时不时帮人做点手工艺品,男人每天外出收废品,儿子刚上小学。

  最初见到他们的时候是某个周末,因为我有事去了二姐家,可二姐不在。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出来了,这就是丁师傅。问我找谁,我告诉了他。他说肯定是买菜去了,一会就回,让我等等,并邀请我在他们家坐坐。我不好意思拒绝他的好意,进去坐下,看看他们一家三口,神清气爽的。我没话找话,跟他拉起了家常,顺便问他是干什么营生。丁师傅告诉我是收废品的,我哪里肯信。他说真没骗你,也不怕你笑话,我一没文凭,二没资本,哪里还做得了其他工作?收废品是不需要文凭的,投资也不多,而且比较稳定,每天有一定的进账,开销一家人的生活不存问题。

  二姐终于回来了,丁师傅跟她寒暄了几句。我接过二姐的菜篮,准备跟着她上楼。就在这时,进来了一个壮实的小伙,看看丁师傅整齐的着装。开玩笑说,“哟,丁师傅,您相亲啦!”“胡说!穿件干净的衣服不行啊?!”“行啊,可你这样哪像是收废品的?怎么收啊?”丁师傅微微一笑,拿出一条大围裙,“到时候,把这个系上就行了。干干净净的多好,他们看着也舒心嘛。”很明显,丁师傅说的他们就是他的妻子、儿子。

  听他们的对话,我更加疑惑。二姐插话道,“丁师傅讲究着呢。小王,你今天怎么在家?”小伙子说,“今天工程队歇业,我昨晚打电话给家里了,让他们来,孩子多次吵着要来玩玩。现在终于有时间了,这不,我正准备去车站接他们娘俩呢。”

  “不耽误您发财了,我得走了。”小王笑笑。“就知道贫嘴,看看你,不也是穷讲究吗?”我这才注意到小王的着装,粉红的格子衬衫,灰色的休闲长裤,黑色的皮鞋擦得能照出人影。“平时邋遢点没关系,他们难得来一趟,怎么能叫他们担心呢?”小王挠挠头。“都一样嘛”丁师傅一边说一边出门去了。

  “穷讲究?”这话我听得很多,我知道这决不是什么赞美之词,话语里流露的是揶揄与轻蔑。今天听见他们的朴实的话语,对我而言不是什么笑谈,而是一份深深的感动。此刻,我对这飘在城市的特殊人群,生出无限的敬意。我觉得应该赋予“穷讲究”这三个字新的内涵。

  那群民工,他们从农村来,为了能在城里生存,为了能多挣钱拿回家,他们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平时不修边幅,在家人面前,他们会把自己收拾得非常精神,有了点滴的时间,就会跟家人相聚,尽力满足孩子的愿望。那些粗犷的男人情感居然如此细腻?我忽然明白,他们所谓的穷讲究等等,只缘心中有爱。因为这份爱,他们把苦与累留给了自己,却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给了家人,最灿烂的笑容、最完美的形象。

  标签:大漠 心中 飞雪 

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haowen100.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好文100,否则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1. 今生,只有相识的缘分
  2. 【放手】我卑微过的友情